十分敬重的一位老师辞职了。

复旦第一届新闻系毕业生,傲气才气兼具,对学生总是三分嘲讽七分耐心的老教师,在第一线干过,任何问题都能一针见血地指出。

辞职信发在朋友圈,用词接近谦卑,称自己才疏学浅不足以担当这么久的系主任,恳请院领导批准。却又加了三张图,意有所指地引用他人批判明星教授的文章。

谢天谢地,没辞去教职,欢天喜地地跟我们说以后还能继续做教书先生。

前几日还有个年轻老师是真要离开了,很可爱的小伙子,对学生永远耐心,一个文科生跑去教网传,其实教得倒不算太好,但学生都喜欢他是真的。

一大早就很茫然,室友叹了口气,“这新闻院怕是要完。”

我能做什么呢?我看着自己敬仰的老师辞职的辞职离开的离开,教新闻写作的老师全系学生没有人不称赞他,上课幽默备课认真学术功底扎实,一二十年过去了还是个讲师的教职,那厢不学无术从不认真上课的学术混混反而一路高升做到教授副教授,我每年认认真真地评教明确表明自己的意见——有用吗?

今天朋友圈一片惋惜哀嚎,可大家气也气过了叹也叹完了,却又全都陷入一片茫然,我们面对自己根本不了解的高校行政管理,试图发出些微的声音表达愤怒,却仿佛杯水车薪什么用都没有。

“这新闻院怕是要完。”

“完就完吧,活该!”

评论 ( 7 )
热度 ( 11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