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版面编排的作业要求做樱花节专刊。

要查一堆资料,毕竟我对植物学一窍不通,连樱花什么科什么属都不懂,干脆先从科普查起,顺手就夹杂私货地查起小时候看童话里出现的八重樱。

印象最深的是安房直子的童话里,华丽的缎面上绣着八重樱,被巧手的女主人缝成沙包,两个小女儿掷沙包时就像八重樱的花瓣纷纷扬扬飘落。

我小时候老是想象那幅画面,绞尽脑汁也无法描摹——只是直觉性地觉得那是极美的,把我们小学的桃花林和紫叶李加起来的好看,而比它们加起来还要华丽盛大。

这让我对八重樱保持着十年如一日的偏爱与向往,以至于到了提到日本就是“那个八重樱开得很好看的地方”——这当然是叶公好龙,但在我眼中却是“在我见到你前就已爱你”。

于是今天幻想破灭了。

原来八重樱长那样……就是花瓣有点多的樱花……还没我校随处可见的东京樱花染井吉野樱垂枝樱花秀气……

我当然不能怪安房直子,仔细想一想那种花瓣繁盛的花从空中飘落时确实是壮观华丽的,只是隐隐生出些后悔——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查呢。

有些事物最美好的就在于未知啊。

评论 ( 5 )
热度 ( 9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