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频繁回想起去年和朋友一起上雅思课时的情景——睡到十二点才起床的周末,永远慌慌张张地打车,新东方整栋楼都是咖啡味,捧着大杯冰可乐昏昏欲睡地记词汇语法,和前排穿灰毛衣的麻花辫漂亮姑娘练口语(……虽然练了两个月我们俩的口语都没见涨),发音柔和为人温和的写作老师——这些都是一闪而过的画面,印象尤深的是下课回校时坐在摇摇晃晃的403路车上,暮色四合,天空是深宝蓝色,车灯汇聚成长河,摘下眼镜就从那片虚无朦胧的光海里经过。

我头倚着窗,座位往往占不到三人一起的,便也不管那两位,自顾自地看着窗外的行人车辆,灰蒙蒙的路面,一晃眼好像就在半梦半醒间孤独地悬浮,定定神又能看到H规矩地坐在我对面,乖巧的发型沉稳的表情,像从虚空通往现实世界的浮木。

或是不急着回校而一起吃晚饭的几次,大部分时候是汉堡王,三人买同样的最便宜的套餐,啃着毫无营养的汉堡坐在高凳上晃腿,聊着毫无营养的话题,末了R照例要磨一会儿不肯走,然后被H架着拖出门。

偶尔是去稻香,虾饺、肠粉、两壶热茶,或是汉街上的韩国炸鸡,坐在临路的露台上,一圈圈的LED灯闪啊闪,还有学校附近的日本料理,三碗拉面,一份大福刚好够三人分,R每每撒娇想多点些什么,被我和H要求“你多付钱就好了”而作罢。

403路公交总给我某种幽灵一样的感觉,我和我的朋友们呆在一处却不似平日的黏黏糊糊,我看着这个世界上我仅次老家第二熟悉的城市却仿佛陌生,我不甚强烈地感受自己的游子身份倒也不算难以忍受地孤独,我悬浮在半空却好像还能回地面。

——我已经很久不坐403路了。

“你,只是该背雅思单词了。”L听完我这些妄念后灵巧地戳我额头,“结课后就没再看过写作书了吧?”

我点点头,举手投降。

我确实该考虑自己始终拖延但终有一天要面对的考试,但H已经去马来西亚打比赛十来天了,她还得过几天才回来,而R下学期要去台湾。

——我是觉得,原来即使过去这么久了,我还是会感到自己要失去她们了。

评论 ( 2 )
热度 ( 3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