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躲在寝室看(仿佛落后时代一万年的)lovelive,毕竟宅久了就对异世界腥风血雨之类题材有了耐性,只愿意看kirakira的纸片人卖萌。

暑假放纵自己虚掷光阴,一季动画可在一天内刷完,ll却在最后一集关头弃坑了,对果皇的表现生气。

绘里说她将小鸟出国留学一事归咎于己是傲慢,但她就那么坚持下来了,认定小鸟会走是因为自己未加阻拦,为此心情低落,直到最后去机场拉回朋友——多俗的套路,一百部电影里得有五十部出现这种套路,总是在最后一刻凭借爱、友谊、梦想打动要离开的人,然后大家还能像个团体一样“永远在一起”,实在是被用烂的梗。

可是这不对,我想,小鸟已经做出自己的决定了,她有服装设计的理想也受到了大师的邀请,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不能为了自己的偶像梦让她留下,你不能因为说过“要永远在一起”就以此作为对朋友的约束,你不能阻止她奔向自己的前程(哪怕那与你无关哪怕你是主角),这太任性、太幼稚、太不讲道理,根本不现实……

所以最后一话果皇在机场牵起小鸟的手时我终于关了视频,我知道接下来的情节会怎么发展,但不愿意再看她们这样凭借友情获得胜利,这不现实,而且非常自私,所谓朋友注定是要不断告别甚至不断失去的,谁都必须学着接受一次次离别,哪怕你是主角——然后,我想到,我这种极端的“不能接受”“难以忍受”“差评”——大概只是因为,我嫉妒她。

因为她是纸片人,观众只想看她们九个人一直在一起唱唱跳跳笑得青春蓬勃,所以编剧会给一个挑不出错的HE,就算有波折最后也一定是大团圆,告诉电视前的死宅们这就是青春友谊梦想就是偶像的力量——可是我没有这样一个编剧。

我没法像纸片人一样去机场追回朋友,毕业季学长姐的朋友圈满满都是离别,暗恋过的女孩子去了美国(非常棒的结果,如她所愿)、熟识的学姐要到英国、关系不错的学长寒假聊天时就突兀地提到过“算上你们实习,以后可能见不了面了啊”……何况在这个毕业季前我们就经历过很多次自己的毕业季,从幼儿园到高中,几乎每一次都是起初保持一定的联络频率,然后聊得少了,最后见面时就只能相对无言尴尬地“天气好热啊”来保持空气不至于凝固,送走的朋友一波波,离别从来都是真心实意,但友谊还是会颤成纤细蛛丝,稍不留意就会断裂。

……何况,何况下一次的毕业季也不远了,大四是个多可怕的年份啊,从大三开始你就会觉得在持续地失去一些人,高中朋友的信里宣布自己在准备出国,周边人交流着雅思托福成绩,实习获得认可打算直接就业的同学已经拿到满意的offer,关系最好的几位纵使还留在祖国大地也基本是各奔东西了,天南地北的要凑一局狼人怕都是奢望。

但是,但是你根本无法阻止这种离别,友谊当然重要,但大家都有自己的前程要奔赴,理智的朋友只能遥遥送上祝福,不舍自己藏着,哪怕部分学长姐的离去让你觉得一根脊柱被抽走、哪怕和一些朋友的分别会带走你的一部分时间和记忆,体面的送别都得是“祝你有天下无双的好运”而不是哭得眼泪鼻涕满脸还拉着人任性地不让走——和0和1组成的纸片人不一样,三维平面的人似乎不幸得多,用友谊和梦想的魔法留住朋友也只能出现在显示器方方正正的框里。

所以,我大概是感到嫉妒了吧……我无可挽回地失去了并将要再失去一些人,他们对我同样珍贵,但是我做不到像果皇那样任性一把,能在起飞前一秒留住朋友是多么自私、多么娇纵,以及……多么幸运啊。

如果存在四维平面的话,那只拼接乐高玩具一样随意摆布我的人生的手是否也会对我的某些幼稚行径感到羡慕呢?而若他尚存些许怜悯的话,为何不能给我一个离别稍少的人生呢?

我也希望能在最后一秒拉住谁的衣角,说过“永远在一起”就能如愿以偿啊。

评论
热度 ( 16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