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升被封了。
心里堵得慌,虽然觉得晃晃悠悠又不知收敛的老男人大概注定是这种结果的。
《牡丹亭外》陪我度过去年快发疯的春天,将哭不出声的压抑化作能流下眼泪的难受,因此我认定他是好的,只是个拎着酒瓶坐在江滩边自弹自唱的老男人,转头看见他时隔得又远又近,能感受慰藉又远在天边。
他的声音里藏着冬天的江滩,藏着林花谢了春红,藏着雾气缭绕的童年馄饨摊,藏着少了的一张船票和袅袅发散的一支烟,藏着“我不后悔”和“大家都崎岖”。
怎么就禁了呢?太难过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5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