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终总结

*冬天是真的不适合产出啊……年初年末都是脑洞枯竭期

*总体而言对春秋的产出最满意,可能因为天气好?

*全年几乎都是百合……恭喜这个人萌二转型姬佬(×)

*回首过去,还是一条咸鱼,希望2017继续咸下去……

 

一月

【原创百合】离歌

她那时总是不安,疑虑,焦躁。

林笑仪如此渴望一个承诺一个告白一个誓言,乃至是一个拥抱一个微笑都可以使她这悲哀徒劳苍白的不安疑虑焦躁散去。

可萧逸林始终不给她。

她在黑暗中醒来,因做了噩梦而冷汗涔涔,她张开双臂用力抱住萧逸林,她抱得如此用力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

而萧逸林安安静静地任由她抱住,那双藏着夜色的乌黑的瞳孔默不作声地看向天花板而不是她。

“我做噩梦了。”林笑仪说,平静的叙述,没有一点撒娇的意味,甚至还有点娓娓道来的味道,“我梦见你结婚了,而我死了,掉到悬崖下去,一直一直掉下去,你穿着婚纱在上面看着,不伸手拉我一把。”

萧逸林仍是一动不动地躺着,林笑仪看向她的眼睛,瞳孔像一汪幽深潭水。

“你那时的样子,和你现在一样。”

 

二月

【原创百合】离歌

门开了,一道亮色光柱斜射进教室,灰尘在阳光中飞舞,女孩微微扬着下巴站在光柱中,身后的香樟绿影流动。

蝉声突然响得轰轰烈烈。

从林笑仪的角度看去她逆光站着,整张面容都被过于强烈的日光包裹而模糊不清,唯一能看清的就是那个毫无疑问含着几分倨傲的微扬下巴的姿势,微妙地与所有人划出界限。

她一步一步向前走来,像老电影里的长镜头,每一步都意味深长引人解读,从容不迫地走到了光影交界处,阳光在她脸上界限分明地划出两部分,一部分埋在阴影里而显得清晰,另一半由于曝光过度反而看不清。等她终于站到阴影里时林笑仪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庞——一张古典美人式的脸庞,丹凤眼,柳叶眉,眼角上挑,眸子里藏着湖光山色。

 

三月

【卿涛】刀锋

——我恨她啊,恨不能将她从台上拽下,看她摔倒,用刀刺进她弧度优美的小腿,鲜血淋漓。

咬牙切齿,切肤之恨。

她在脑内想象着无数次的纠缠、大打出手、撕咬、相互折磨,于是她露出憎恨又快意的笑容。

多像个疯子。

——我知晓这是不对的,她什么都没做错,我是知道的。但我眼看着自己走向深渊,歇斯底里,鱼死网破。我眼看着自己沉溺于对她的幻想而无济于事,我眼看着自己越陷越深却不能自拔。

“周涛,”她都能想象出她的声音,附在她的耳边,呵出的气微微吹动耳边的碎发,“周涛,你无药可救。”

——谁来救救我。救救我。

而董卿,她无辜而残忍,她所有的无罪都源于无能,而无能导向毁灭。她别无选择地打败她,使她心如烈火焚城,使她杀红了眼,使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使她企图同归于尽却只能孤身赴死。

——你看她多残忍。

 

四月

【卿涛】荒原

高脚杯在水晶灯的照耀下闪烁得像无数个明晃晃的太阳,太过用力地碰在一起,红酒差点溅出来。

玻璃晴朗,红酒辉煌。

这杯一敬你灵台澄澈推杯换盏手起刀落不给我留一点幻想,二敬盛世太平欣欣向荣你我皆有可能站在那样的舞台举世瞩目大放光彩,三敬我自己头脑冷静心如玄铁故而能从爱情中挣脱出来用利刃捅向你的心脏。

愿这盛世太平如初你我倾盖如故,我不信命中注定,但我知事在人为逆天而行。

并愿意如同将这杯美酒一饮而尽一般姿态潇洒地放手一搏。

 

五月

【学科拟人】一丝不挂

彼时新闻刚和她同居,她在下班时间前走进家门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女孩子穿着件白色连衣裙,脱下时高高举过头顶,双臂伸得笔直,这个瞬间让她无端想起些别的——比如投降和白旗。

或许也只是因为她委实不想再看一眼新闻的后背,她无法由此做出任何情色的联想,只觉得痛苦与丑陋,巨大的、强加于女孩纤细躯体的、使得平时的新闻像个欲盖弥彰的小丑的痛苦与丑陋。

新闻意识到她的归来后慌乱而不知所措,那件白裙子了无生机地挂在脚下,她从女孩睁大的眼睛里看见一片久违的拘谨恐慌,曾经她以为这种情绪不会在新闻眼中出现——毕竟是个以伪饰的天真和假冒的正直作为武器的女孩。可她确确实实地捕捉到新闻眼中一闪而过的恐慌,和(假如她没有看错的话),耻辱。

她试图说些什么化解尴尬,女孩却先她笑起来,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她走路时总让经管有种难以言说的诡异感——背挺得过分笔直以至于重心几乎都压在后半身,这过分的挺拔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在她背上加上重物好让脊梁有些弧度。然而经管当时来不及多想,新闻赤裸着上身走到她面前,她注意到女孩的前胸和腹部同样伤痕累累触目惊心,一只冰凉的手攫住她的手沿着疤痕游走,女孩面对镜子,引导她看向那块结了痂的月牙形伤疤,语气平淡甚至称得上轻快。

 

六月

【贤霞】二十年

过去这一生诸多幸运事事顺遂,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承认命运是眷顾自己的,因美丽而享受所有人有意无意的包容娇宠,自视甚高还理所当然。

不过是仗着人们喜欢她,所以可以有恃无恐恃靓行凶,可以这么多年只为一人洗手作羹汤甘心做绿叶,可以把全部的温柔和小心都给她。

可命运眷顾如有神佑是不假,偏偏少给了她最重要的一环,如今她和那人隔着千山万水千峰万壑,怕是此生不见。

她在温哥华的深夜醒来,迟了几十年地觉得冷,用一条厚重毛毯裹住自己,抬起头看窗外的月亮。

千里共婵娟。

可毕竟山遥水远,虽说共婵娟,也隔着千里。

 

七月

【戬婵亲情向】故垒萧萧芦荻秋

杨家出美人,只是没有人捏捏她的脸蛋,字字郑重地告诉她:“我的妹妹,沉鱼落雁。”

她像她的哥哥,从小便像,长大不减,她的哥哥,沉鱼落雁。

她的哥哥不让她乱用成语。

她的哥哥是三界内少有的大英雄,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承担别人承担不了的责任。

那么多的苦都吃过,她的从小不曾让她受过半点委屈的哥哥,最终丧身在沉香的斧下,在她无从得知的轮回之外魂飞魄散,归于虚无。

她却记起哥哥和她心照不宣的约定,至死之日,她的哥哥从不让她为难半分。

从不让她为难,还有呢?

有洁癖,即使是抱着自己东奔西走讨生活的日子也永远保持清洁。

从小就很会打架,不要命一样保护自己。

对人总是阴沉沉充满戒心的,唯独对妹妹笑起来特别温柔。

是个坏人,但也是她的英雄。

还有还有,距今这么久了,她的哥哥仍会沉默着出现在她的梦里,牵着她的手走在漫漫长路上,为她挥拳打架,揉揉她的头发。

“还有哥哥在呢。”

她的哥哥,言出必行,无所不能。

 

八月

【楚云秀中心】晴天

楚云秀觉得自己和十三这个数字有莫名的孽缘。

十三岁时她被母亲拽去算命,大师戴着副墨镜,须发皆白,面前一张长案几,《易经》倒扣着,两炷香袅袅升腾白烟,衬得算命先生格外仙风道骨。

她被母亲拉着将手递过去,大师抓过她的手细细端详,三道纠缠不清的掌纹要被他看出一千种解读,最后放下她的手,良久无言,只长叹一声。

楚母本只想看看她的语文还有没有救——虽说也没打算当真,只是觉得当今算命行业的从业人员大多兼备察言观色和能说会道两门本事,想听两句“小姑娘只是大器晚成,将来必有所作为,语文定不在话下”之类的好话寻个心理安慰,也好押着女儿回去读书写作文争取早日及格。当下看到算命先生脸色阴晴不定,堪破玄机却又不愿说穿的模样,有点急了,开口就想问:“这孩子的语文……”

“令千金命数异于常人。”大师和她同时开口。

楚云秀在一旁看戏,噗嗤一声笑了。

“啊?”楚母皱眉。

“大器之才,然非常人所能理解,前路坎坷,然亦足以留名史册。”

楚云秀对这番话的信任程度大约和算命师傅的文言文水平相当,母亲除了教育她一句“古文里应验了的预言叫谶,最早出现在春秋时期”让她考试记着之外也没说什么。

多年后她发现十三岁时的预言对了一半,大器之才有待商榷,非常人所能理解倒是切实,留名史册大概谈不上,前路坎坷不可谓不对。

 

九月

【有栖川树璃中心】亡鸟

她身后的温度向前倾,而前面的温度配合地俯身,手掌些微的移动让她毫无困难地想象到女孩微微踮脚的样子,胃液翻涌口干舌燥,雏鸟死在鸟巢内,她太清楚他们在干什么了,然而全身的感官集中到闭上的眼睛前,在黑暗的尽头她看见自己的蔷薇凋谢。

大脑轰鸣,神经被血管攫住粗暴地撕扯,魑魅魍魉在骨节间无限膨胀,伸出一只手勒住咽喉,倒下十二公斤水银,用钉子钉住肋骨,而心脏——不,心脏已不存在,无名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吞噬、吞噬,从心脏到骨血,四肢百骸,挫骨扬灰。

她又想起童年的夏天,第一次见到的海,但这次她独身在海边奔跑,看不到尽头地奔跑,枝织不在她眼前,枝织不在这个世界,海水上涌,潮水淹没她的脚踝,上漫、上漫,覆没头顶,缺氧窒息四肢无力昏昏沉沉坏掉的机器死去的心——死亡,永恒的死亡。

 

十月

【原创百合】陨落

赵曼荻抬头看向窗外的蓝天,夏季的天空高远得让人炫目,她闭上眼睛,觉得自己乘着轻盈的翅膀飞向蓝天。

或是黑白的梦境,或是虚构的远方。

或是不可追的曾经,莫须有的温暖。

全都遥远得难再提及。

所以该从何说起,一次当事人不知情的献祭,一幕荒诞收场的人间大戏。

如果我闭上眼睛,就能离开这里,梦里的冬天还在下雪,你踏过雪花向我走来,香樟轻盈天际遥远,物理办公室里咖啡与黑巧缠绵成缱绻的苦味,连着一整个冬天酿成清酒。

而我再不见你。

 

十一月

【摸鱼片段】无题

在我眼中她并不好,她自私任性,她被所有人被命运宠坏了,她罪有应得她活该。

我只是原谅她,就像她原谅同样罪有应得的我一样。

时至今日我依旧觉得她将我抛弃是件不道德的事,可我原谅她——我只能原谅她,我必须原谅她。

我知道她有多糟糕,我知道她只是个任性的被宠坏的小女孩儿,我知道她爱自己胜过爱任何人,所以我只能为她刀山火海万死不辞,因为必须有人这么做,因为该有人为她这么做。

只要她再出现在我面前,穿着那件袖口过长的灰色毛衣,只要她一言不发地抱住我,纤细的手指从毛绒绒的袖子里探出,只要她像一只春天的熊一样将头靠在我肩上、小女孩一样轻轻颤抖。

我一定会更用力地回抱她,我会揉揉她的头发告诉她不要难过,我会瞬间原谅她像原谅天真而残忍的小女孩儿。

我知道我一定会这样做的。

然而我再没有见过她。

 

十二月

【既没有耐心也没有天赋所以一团糟的填词】朱砂痣(原曲:吴哥窟)

怪我念念不忘再无回响谁似你美丽

怪你一笑而过不可证当时月明

欲寻你/不见你/此生别过尘埃落定

谁无心口一抹朱砂痣


评论 ( 10 )
热度 ( 9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