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夏林果

*旧作搬运,一颗短平快的小方糖

*小学生真是太可爱了!(住口)

*严肃坚决地站大队长攻(×)


路曼曼心情很糟糕。

当然,每天她都有一千个心情糟糕的理由,比如马小跳,比如数学只考了九十八,再比如……好吧,马小跳又不听话了。

按理说每天生活在一种与天斗与地斗与马小跳斗其乐无穷的状态下,她再为其他什么事感到糟心简直称得上不可思议。

可偏偏这件事发生了——夏林果没来上学。

如果要强调一下事态严重性的话,这句话可以扩写成,大队长夏林果在未经请假的情况下没来上学。

看,果然是大事吧?


她犹豫了一整节体育课要不要向秦老师报告这件事,作为中队长这似乎是职责所在,但她并不是很想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记下夏林果的名字。

但夏林果没来上学。

粉丝众多的芭蕾舞女孩没有请假。

大队长没有起到带头作用。

马小跳上课不听讲下课追逐打闹都没这事严重啊!

理论上路曼曼是应该高兴的,毕竟她一直不喜欢夏林果——至少她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喜欢夏林果。

可哪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会喜欢同班那个漂亮得像瓷娃娃、(明明成绩不如自己但)官衔比自己高一级、永远能吸引最多目光的小姑娘呢?

所以她应该这么做的——在小本子上记下夏林果的名字,下课后交给秦老师,然后明天看夏林果被训,自己保持一脸严肃或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胜者的微笑。

可当她在小本子上写下夏林果名字的第一划时,那一横突然无比刺眼,刺眼得她没法往下写。

路曼曼将这种心理解释为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孩子,好孩子是不该对同班同学可能迎来的遭遇幸灾乐祸的。

她握着铅笔的手顿住了,微微有些发颤,她开始思考夏林果为什么不来上课——虽然这个原因无损于她旷课的事实。或许她在路上被人绑架了——不,这不可能,太残酷了。那或许,她转学了,以后都不会出现了——不,这也不可能,尽管她说不上理由,但一秒钟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又或许……路曼曼考虑了一系列如作业被狗叼走不敢上学、出门被猫挠了无法动弹、半睡半醒间坐错了车迷路了的可能性,最后唯一的结果是自己更糟心了。

马小跳还在胡闹,叽叽喳喳的真烦,路曼曼暴躁得想吼他,这小子从哪里背的诗?“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林中而求果”?

语文课本上没这句话,但路曼曼直觉他在胡说八道。

“马小跳!”于是中队长放下铅笔拍桌怒斥,“你又在背乱七八糟的东西打扰我!我要告诉秦老师!”

她飞快地在本来该接上夏林果名字接下来的笔画的那一横下面理直气壮地加了一竖,顺理成章地写下马小跳的名字。

“马小跳打扰同学思考,乱背古诗。”

她长舒一口气,放下铅笔。


并不是包庇夏林果,绝对没有,她只是想听那个骄傲的公主解释一下原因,好更详细地向秦老师汇报。

对,就是这样,她才不是因为想到夏林果可能被训得可怜兮兮、漂亮的大眼睛里都忍着眼泪的样子而不忍心呢。

“我说路曼曼,你也太不讲理了吧!”马小跳差点窜上天花板,“我就改了一下宝贝儿妈妈昨天背的诗而已!夏林果不是生病了吗?我想逗她开心而已!”

——果然他改了诗,这个罪名是定下来了。

——等等,夏林果生病了?

上帝作证,路曼曼竟莫名其妙地放心下来,谢天谢地,自己预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可能一个都没成真。

不过话说回来,竟然没想到最正常的生病,果然牵扯到夏林果的事情自己就容易糊涂。

再等等,连马小跳都知道她生病了,夏林果竟然没有告诉自己?

不省心的小子还在一边絮絮叨叨:“我们放学后要去看望夏林果,路曼曼你去不去?”

路曼曼下意识地想拒绝,所有人都认为她和夏林果关系不好,夏林果生病都不告诉自己,好学生放学后就该直接回家写作业……

“我去。”她最后回答。

哼,不问清楚她为什么不请假,自己连作业都没办法专心做。


路曼曼跟着马小跳一行人冷着脸来到夏林果家,她和那四个人的画风明显不太一样,落在他们后面老远,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凶巴巴查岗的模样,马小跳嫌弃得恨不得让她立刻回家。

“欸路曼曼你这样做很影响夏林果心情的。”

“你闭嘴!”


到夏林果家时她果然不是很开心,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看着四个男孩子闹腾。

路曼曼站在门口,拘谨得想拔腿就逃。

“进来吧,曼曼。”大概是生病了的缘故,夏林果的声音弱弱的,无力地省略了她的姓。

路曼曼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但夏林果对她笑笑,尽管隔得这么远她还是能看清小女孩的笑容,眼睛漂亮得像黑水晶——透明、闪亮,又比钻石温柔。睫毛长长的像合欢花覆上眼帘,语文书里最近学的成语刚好适合形容她,明眸皓齿,唇红齿白。

再拘谨的人面对这样漂亮的小女孩也会听话的,她像所有的好孩子一样说声“打扰了”,走到夏林果的床前。

男孩们给她买了个果篮,大概是唐飞的主意,但路曼曼觉得最适合夏林果的并不是这个。

“给你。”她从书包后抽出一枝白百合,和夏林果一样漂亮,“路上看到的。”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口,路曼曼也不会说出来:和你一样好看,所以就买了。

“谢谢。”夏林果接过花,微笑着谢她。

路曼曼感觉自己要是不趁现在多说几句就来不及了,男孩们就要凑过来了。

“你怎么没请假呢?”她板着脸问正事。

“我早起后才开始发烧的,没来得及请假。”夏林果回答得温温和和。

“发烧啊?严不严重?啊不对,你至少应该告诉秦老师一声的。”

夏林果看着路曼曼,像是在忍笑,隔了两三秒才回答她:“不严重的。对不起啦。”

“那就好。以后生病一定要告诉我!”

“……好的。”

“第一个告诉我!在马小跳他们前面!”

“好好好。”这姑娘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啊,一点不像个病人。

“这样我才能帮你请……不,是告诉秦老师。”
“知道啦。”

“你为什么一直在笑啊?”路曼曼有些生气了。

“诶?”夏林果瞪大眼睛看她。

“马小跳说你看到我可能心情不好,我还……”

“你还?”夏林果憋住笑,假装严肃地看着她。

“你现在这么开心,就没必要了。”路曼曼正襟危坐。

“班长——”女孩儿瞬间皱起眉头,拉拉她的衣袖,瞥了一眼正讨论自家房子的四个男孩,“他们好烦,我一点都不开心。”

“马小跳!还有你你你!”路曼曼回头指着男孩们,“你们吵到夏林果了,先到外面客厅坐着!”

四个男孩心不甘情不愿地拖拖拉拉走出房间后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低头看那个漂亮得像芭比娃娃的小姑娘:“我还特地学了一首诗想让你开心一点。”

“嗯?”

路曼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林中而求果。”

评论 ( 17 )
热度 ( 100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