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反派你会爱我吗

突然发现自己对“好人”好像有一种执念,至少对“曾经是个好人”或“本质不坏”非常看重,所以即使写角色杀人放火(误)阴谋算计也非要给人家加个黑历史,童年阴影啊不得已的苦衷啊下一盘大棋为了全人类啊之类的,好像反派就一定得曾经是个“好人”。

看的动画大部分也强化了这种心态,该洗白的洗白,该赎罪的赎罪,没法洗白的加个黑历史好歹也解释一下这人怎么会这么丧心病狂,好像纯恶役是个多不可理喻的存在一样。

前两天看完少革之后一直为树璃扼腕,“学姐你什么都好怎么就喜欢上那个坏女人了呢,你优秀耀眼正面得无懈可击,怎么偏偏就喜欢那个平庸骄纵恶毒的女人了呢”,偏偏几原玩单恋玩得引领时代一百年,死活不肯给个解释,从出场开始枝织的照片就已经在最靠近树璃心口的吊坠里了,后来的两场决斗更像苦恋不得的少女情绪的宣泄,直到最后才总算走出阴影。

直到看了剧场版,虽说剧场版几乎就是几原的放飞自我象征到极端,但枝织和安茜的双魔女设定显而易见,而且,相比安茜女性解放逆时代而行的正面魔女设定,枝织就是个纯·恶役。

还是和原作一样,毫无黑历史,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恶役。

我突然意识到,倘若我对“正直”的追求没这么固执的话,我或许早就懂树璃的感情线了。

高槻枝织无论在TV还是在剧场版,都是个完完全全的反派,为了让有栖川树璃痛苦而存在的角色——但高槻枝织无论在TV还是在剧场版,都是一个极有趣的角色。

她是一个违背了约定俗成的反派设定规则的反派。

设定里她不如树璃美貌,但事实上她相当迷人(说句公道话,至少在我的审美体系下,我认为她是远比树璃漂亮的)。她有树璃和一个不知名的路人男孩子作为青梅竹马,一直以来被耀眼强大无所不能的树璃保护着,童年没有阴影。她怀着难以名状的妒忌和恶趣味去抢夺树璃身边的男孩子,并且每每获得成功从未失手。——可以说,这是一个普通然而成长经历一帆风顺的女孩子。

她的恶源自哪里?她不曾伤天害理杀人放火,没有像少革无数渣男一样玩弄感情,没有像冬芽一样把所有人当成棋子利用,也没有像西园寺一样愚蠢(如果愚蠢也算“恶”的话),她是一个被世界定义为“好女孩”的普通女学生。

恰恰是这样一个“好女孩”,以自身的嫉妒、自卑和与生俱来的残忍,一次次不遗余力地以伤害树璃为乐。

她甚至是“爱”树璃的——尽管这种爱加上诸多负面情感已无比扭曲,但无法否认树璃一直以来是她最在意的人。

你看这个反派,多有违认知。

但这恰恰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恶役。

普通人的生活中,很难出现那种十恶不赦无恶不作的穷凶恶极之人,但高槻枝织这种反派却数不胜数。

她不需要什么黑历史,看起来好像也没经历什么足以颠覆世界观的事情,甚至还被认为是“好孩子”,但她的妒忌、自卑、攀比欲控制欲却让她残忍地伤害身边的人——即使是她“爱”的也难逃此劫。

这可不是生活中最常见的状态吗?甚至可以断言,大部分人心中都有至少是一部分的高槻枝织——一种与外在环境完全无关,完全来自内心阴暗面的平庸的恶。

回到标题,如果我是反派你会爱我吗?

传统的反派很可能被爱,戏里戏外都高人气,因为有伤痕累累的过去或对自己罪孽的补救行为(看看魔禁的一方),反派身份甚至可能让观众更添怜爱。

但如果是高槻枝织这种反派,我大概不会喜欢。(事实证明,少革的观众中,100个人里至少得有99个讨厌她)但即便是不喜欢她的各位,也倾向承认高槻枝织是个“有趣”的反派,甚至比人气远高过她的正面角色有栖川树璃更有趣。

因为她的“恶”才恰恰是日常生活中细微的、不自知而又残忍的恶啊。

最后,命给几原,几原会玩!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