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秀中心】晴天

*秀秀生日快乐

*赶稿赶出来的劣质品

*云秀我爱你www


尊敬的X经理:

我退役后请重视烟雨的近战培养,短期内不要改变林暗草惊的战术核心地位。

最真诚的问候

楚云秀

PS:恕我直言,倘若您依旧干涉队长的指挥,烟雨迟早会被您毁了。

楚云秀思考了三秒,把最后一行PS删了,打印,折叠,装封,递交经理室。

她走出烟雨大楼,抬头看了眼天空,万里晴空,艳阳高照。

 

楚云秀觉得自己和十三这个数字有莫名的孽缘。

十三岁时她被母亲拽去算命,大师戴着副墨镜,须发皆白,面前一张长案几,《易经》倒扣着,两炷香袅袅升腾白烟,衬得算命先生格外仙风道骨。

她被母亲拉着将手递过去,大师抓过她的手细细端详,三道纠缠不清的掌纹要被他看出一千种解读,最后放下她的手,良久无言,只长叹一声。

楚母本只想看看她的语文还有没有救——虽说也没打算当真,只是觉得当今算命行业的从业人员大多兼备察言观色和能说会道两门本事,想听两句“小姑娘只是大器晚成,将来必有所作为,语文定不在话下”之类的好话寻个心理安慰,也好押着女儿回去读书写作文争取早日及格。当下看到算命先生脸色阴晴不定,堪破玄机却又不愿说穿的模样,有点急了,开口就想问:“这孩子的语文……”

“令千金命数异于常人。”大师和她同时开口。

楚云秀在一旁看戏,噗嗤一声笑了。

“啊?”楚母皱眉。

“大器之才,然非常人所能理解,前路坎坷,然亦足以留名史册。”

楚云秀对这番话的信任程度大约和算命师傅的文言文水平相当,母亲除了教育她一句“古文里应验了的预言叫谶,最早出现在春秋时期”让她考试记着之外也没说什么。

多年后她发现十三岁时的预言对了一半,大器之才有待商榷,非常人所能理解倒是切实,留名史册大概谈不上,前路坎坷不可谓不对。

 

楚云秀的母亲是个女权主义者,主要体现在她极力摆脱性别刻板印象,除了严于律己外,对女儿的希冀是科学家。

楚云秀从小看《蓝猫淘气三千问》和《十万个为什么》,长大后熏陶在《时间简史》和《大设计》中,理科如她母亲所愿堪称优秀,但语文成绩严重影响到了她的升学。

所以那天算命的目的准确来说应该是“大师你看看这孩子的语文会不会差到影响她成为科学家”。

三年后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惨不忍睹的语文成绩像条断了的腿拖在身后,让她一路前行一路不堪重负地觉得自己面目可憎。

报名去烟雨训练营倒是和母亲商量过的,听说荣耀玩家尤其是职业选手的性别比后,楚母认为自己的女儿做的是一件无异于拯救世界的大事,约定好一年后若是一事无成就回来继续学业,驾车洒脱地送她去训练营。

十六岁的楚云秀提着行李站在烟雨门口,彼时联盟远没有现在发展完备,俱乐部只是老城区的一幢老楼,“烟雨”两个字用紫色的霓虹灯环着,她仰头看时过于强烈的阳光折射过来,刺得她微微眯起眼睛。

 

第二个与十三有关的事件发生在十三赛季,楚云秀退役。

黄金一代中虽说不是第一她也是退得相对较早的一个,联盟发展到后期选手的职业寿命通过各种手段得到拉长,而在第十三赛季伊始,第一场平淡无奇的常规赛后,烟雨队长楚云秀轻描淡写地宣布退役。

她见过荣耀光亮复杂的图腾渐渐消散时冰线蜿蜒,火焰升腾,万丈冰墙拔地而起;见过雷云凝结,电光闪烁,烈火隔着冰墙与雷电交织,天雷地火携万钧之力轰开一路荆棘;见过死地中一声长鸣,火之鸟熊熊燃烧,旭日初升般飞向她光标所指。

她见过己方或对手的头像暗淡下去,荣耀只属于胜利者;见过全息投影应用之日山呼海排的欢呼喝彩,风城烟雨扬起法杖在她身后站成无坚不摧的模样;见过观众离场后聚光灯渐次熄灭,熟悉的场馆人去楼空,她坐在观众席的塑料椅上给自己点一支烟。

她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经历过,所以十三赛季退役时连记者会都没有准备,只是一句“再见”,从容地消失在人潮中。

 

烟雨,第五赛季起连年进入季后赛。

第八赛季挺进四强。

第十赛季第一次掉出季后。

第十一赛季挣扎着拿到季后门票,意料之中地一轮游。

然后是第十二赛季,最后一个她完整经历的赛季,她眼睁睁地看着这支队伍离最初的样子越来越远,火之鸟未能带着它飞出困境,楚云秀也不能,谁也不能。

她是烟雨的罪人。

主观上或许不是,但客观上谁都会记得,烟雨在楚云秀任期内从一支中游强队堕落到连进季后赛都要拼力一搏。

 

李华在烟雨门外的马路上溜达。

楚云秀老觉得自己的副队幼时一定吃了什么苦,在训练营时就比同期的孩子矮一截,瘦瘦小小的模样,后来长大了,还是瘦瘦小小的模样,除了赛前握手时几乎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交给你了。”她拍拍少年的肩,笑笑,“李队加油啊。”

李华坐在烟雨楼前的台阶上,夏末秋初的阳光依旧浓烈,俱乐部大楼堪堪投下一片阴凉,楚云秀站在他面前,面容因逆光而不甚清晰,没穿烟雨队服,高跟鞋拉得腿尤其长,硬生生站出点不可逼视的气场。

“队长有什么要指点的吗?”李华仰头望着她。

楚云秀于是也在台阶上坐下,和他并肩坐着,在上衣口袋里翻了一会儿,似乎想抽根烟但只掏出两根棒棒糖,递给他一根,自己熟练地剥开糖纸:“我退了之后你们的位置安排会合理很多,这两年多注意注意训练营练近战的小朋友,远程方面可怡可欣配合已经很好了。”

李华看她驾轻就熟地吃糖:“以后又能吸烟了?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不带小孩了,我也能放飞自我了。”楚云秀抓着那根棒棒糖看向俱乐部门前的车水马龙,“当着她们俩的面只能吃糖——哦对了,休息室还有一罐,草莓味的,你给他们分一下,可欣和白祁都挺喜欢的。”

她的副队点头称是,太阳又偏移了些,楚云秀活动活动双腿,站起身前最后叮嘱一句:“也不用把她们太当女孩子。”

别把她们太当女孩子——免得她们将来被人诟病风格软弱后劲不足,免得她们即使冲锋陷阵披荆斩棘也被视为花瓶,免得她们被俱乐部定位为摇钱树而非职业选手。

千万,千万别把她们太当女孩子。

 

纵使是外行都能看出烟雨不需要两个神枪,可老板这么做了,背后的用心一目了然。

可怡可欣出道后的第一个夏休期她陪姐妹俩拍广告,看她们被人围着打理发型,吹染烫眼花缭乱,衣服鞋子配饰摊在一边一套套要去试,笑的时候嘴角弧度不要太大酒窝一定要明显地露出来,可欣你有一颗虎牙要好好发挥优势啊可怡的发质更好些就散发吧不要扎马尾——哦不对反了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们是谁也无关紧要,你们只要乖乖站着就好,自有十几号人来安排或是摆布,来,笑一个,一定要笑,女孩子嘛,总要笑一笑才讨人喜欢。

聚光灯擦咔擦咔,姐妹俩换了一套又一套衣服摆了各种各样的pose,楚云秀在一边连手机都不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片似乎不属于她的世界。

楚云秀和风城烟雨的性别不同,最初接手账号卡时她有些许的不适应,毕竟训练营里自己的卡虽说没有在外貌方面刻意打理,但好歹性别为女,但很快适应了高大威猛的元素法师举起法杖吟唱的样子,凤城烟雨歇,万象含佳气,她想,多大气豪迈。

只是后来明里暗里听经理说过几次,嘉世那个苏沐橙和她的沐雨橙风引爆的狂热粉丝,她一遍遍地练着操作,风城烟雨的黑袍翻卷:“这样挺好的——”楚云秀顿了顿,“风城这个样子,不是挺好的吗?”

后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设定给自己省去多少麻烦,商业活动几乎无需她参加,甚至李华都比她承担的任务更多,楚云秀用手机自带的照相机审视了自己那张脸,寡淡无奇的路人脸,清汤挂面一样的黑长直——久未打理,因此有些毛糙。认真打扮的话大概勉强能用“眉清目秀”来形容,再往上走就是谬赞。

——这倒也好,这样一张平淡的面容,使她无须涉足那个世界,那个姐妹花和苏沐橙熟悉乃至深陷的世界。

女孩子,嘁,女孩子。

 

舒可怡在楚云秀退役后顺理成章地升任副队。

她和自家妹妹公平竞争的方式是猜拳,三局两胜,可欣第一局惯性出拳头,从小就这样,长大虽然自己知道但条件反射还是改不过来。

李华在第一次开会后给他们分糖,舒可怡目瞪口呆地看着队长往自己手中塞了满满一把草莓棒棒糖,语重心长:“加油啊,舒队。”

舒可怡没有霸图张新杰的强迫症,不会纠正他是副队不是队长,但饶是如此她依旧对这个行为震惊不止:“我以为只有队长——楚队爱吃棒棒糖的。”

“这是楚队留给你们的。”新晋队长拍拍她的肩膀,“给可欣分的多了些,云秀姐说她比你更喜欢草莓味,不介意吧?”

“……不介意。”

 

舒可怡对楚云秀怀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虽然这句话极容易引人遐想,但事实就是这种难以名状的情感让她即便是在楚云秀退役那天都没做出过多表示。

她第一次听说楚云秀的名字是在第四赛季,十八岁的姑娘刚出道,第三赛季结束后烟雨队长和副队先后退役,还绑着单马尾的青涩姑娘迫不得已被推上队长那个风口浪尖的位置,答记者问时未免有些磕巴——但在当时的舒可怡看来,却是酷得遥不可及。

同时出道的人才济济,四期不负黄金一代之名,她的妹妹更喜欢漂亮的枪炮师,她却在每年全明星投票时第一个寻找那个女队长的身影。

后来枪王横空出世,她和可欣的争论内容从“楚云秀和苏沐橙谁更酷”转变为“楚云秀和周泽楷谁更酷”,直到后来进队,这场争论依旧经久不息,可欣佩服的人几经变化,从苏沐橙变成周泽楷再到叶修,舒可怡投票时稳居第一的却一直是楚云秀。

最初进队时她对未来有诸多想象,要进全明星,要出任队长,还要超越楚云秀成为荣耀女选手第一人。

但楚云秀挡在她的前面,直到她退役,舒可怡没有进全明星,没有当队长,更没有超越她成为女选手第一人。

这些理想一个个落空时她并非没有过埋怨,尤其在烟雨步履维艰的那几年,她不无怨憎地想,为什么烟雨没有一个战术大师队长呢?或者至少,为什么偏偏是楚云秀呢?为什么她就不能想个办法像其他队长所做的那样带领他们走出困境呢?她只会咬着棒棒糖,硬糖嚼碎后在牙齿间嘎嘣响,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尝试却从未成功过。

这和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年轻气盛意气风发的女孩子相比,可完全不酷啊。

可后来也就想通了,楚云秀那段时间大概也不喜欢她们姐妹两人,她和她的妹妹打破了这支队伍习惯的战术体系,无论找经理谈多少次话都无法改变那个荒谬的指示,风城烟雨林暗草惊谁不低头莫敢回首全部要在场,全部,一个不能少。

某种意义上,楚云秀没有怒极转会也算得上仁至义尽。

入队以来私下里楚云秀一直喊她们“小朋友”,偶尔带她们一起看脑残电视剧,儿童节的时候会给她们买裙子——天知道成年了的姑娘要过什么儿童节,心情不好和心情特别好时都会吃糖,输了比赛也会抓一大把分给她们,永远不会搞错她和可欣,参加世界联赛时每年都给李华发短信要他照顾好“小朋友们”。

这些她全都知道,还有,真心话大冒险时李华承认入队时短暂暗恋过楚云秀(“谁年轻时不喜欢厉害的大姐姐呢”,舒可欣语),她之前一直以为是竞争对手关系的楚云秀和苏沐橙每年夏休和冬休期都要互相串门,楚云秀和四期所有人都关系匪浅所以四个战术大师有三个(后来她才知道是四个)都针对烟雨的死局出谋划策过……所有的这些,她全部知道。

烟雨前队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在后来的一次记者会上,面对这个似乎不合时宜的问题,舒可怡笑了笑:“楚队是那个激励我走进荣耀并始终追赶的人。”

 

她有些后悔退役那天没告诉楚云秀她对于自己意义重大,那天天气很好,她坐在训练室,对副队这个身份还没有适应,用楚云秀留下的棒棒糖缓解自己的不安,手机振动起来,一条来自楚云秀的短信:

“以后看你的啦,舒队。”

 

楚云秀拎着行李回家时受到了母亲的热烈欢迎,一番寒暄后问她:“退役以后打算干什么?——休息两年自然可以,但也要考虑一下以后。”

“不用休息。”楚云秀靠在沙发上,笑着望向她的母亲,“电竞周刊有个专栏,评点赛事和联盟发展状况的,邀我做专栏作者,已经谈定了。”

专栏作家——真是阴差阳错,当初她因语文太差被领去算命时大概谁也看不到现在这一步。

母亲像是也想起这回事,促狭地笑着问她:“不当科学家?”

“儿臣不才,恕难从命。”

 

楚云秀收到的第一期的题目是“末路之歌——那些走向衰落的战队”,她在编辑给出的关键词里看到烟雨。

实在是意料之中,这个她为之服务了九年的战队未曾到达巅峰,却确确实实地落到了谷底。

她想给编辑打个电话,想说烟雨并未走向末路,队员还年轻着,职业组合也会慢慢调整得更加合理,她退役后或许会有一段时间的消沉期但一定、肯定、必定会越来越好运转流畅的。

她是这么相信着的。

但楚云秀没有拨出这个电话,她茫然地拉出键盘,噼里啪啦地打字,职业选手的手速不必多言,三秒后文档出现一行字,“对各个战队的衰落,队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队员来去、俱乐部要求、职业组合都是相当大的变数,而队长的任务正在于出现变数时积极寻求对策,为队伍找到解决方案”。

扯淡,全都是扯淡,她很清楚的,苏沐橙就算是神也没法保证叶修退役后的兴欣再进决赛,张新杰战术大师的头衔再闪亮也难以阻止林敬言张佳乐韩文清先后退役后霸图的颓势,肖时钦苦心孤诣多年雷霆的团队战依旧是难以忽视的短板,全都是扯淡。

但烟雨和楚云秀——烟雨和楚云秀是捆绑的,至少楚云秀是捆绑在烟雨战队上的,全是她的错,她没能转型成功,没能找出破局的方法,她眼睁睁地看着这支战队江河日下却束手无策,她的无能成为压垮战队的最后一根稻草。

全是她的错。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合同到期后尽早地抽身而退,让这支队伍的配置趋于完善,练习着走向她还在时从未走到过的辉煌。

 

退役后楚云秀终于从母亲口中听完了《曲江春望》全诗,她从前只听过“凤城烟雨歇,万象含佳气”,自然觉得大气磅礴,像元素法师轰开一片地图炮,像少年成名鲜衣怒马,像第四赛季她出道时扎着高高的单马尾眼神清亮地宣布“我会带领烟雨走向胜利”。

可万万不知道诗还有后文,她的语文果然如母亲所言在紧要关头掉了链子。

何事独伤怀,少年曾得意。

 

以后烟雨会越来越好,如她所愿,近战李华配合神枪手双胞胎,核心运转流畅战术指挥创新无限,一直被人诟病的偏软的风格得到修正,未来是他们年轻人的,而她已经不属于烟雨,即将步入永恒的遗忘。

第一篇稿子得到广泛认可,除了对烟雨的评价略偏激需要修改外好评如潮,她在自己先前磕磕绊绊的作文领域重新前行,走上一条更为轻松却超出所有人想象的路。

会越来越好的,楚云秀知道,烟已经戒了,没什么事情烦恼到让她重新点亮打火机,她现在无所畏惧,因此无坚不摧,头顶是万丈青阳万里天,无论是烟雨还是楚云秀,都将在这样的天空下越来越好。

只是晚上入梦时仍旧会想到那两句称不上精妙也被自己忽略多年的诗,她先前试图用“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形容退役后的心境,自觉矫情,这句诗浅显直白,却不妨一用。

何事独伤怀,少年曾得意。

Fin.

 

后记:

云秀生日快乐!

已经半出坑时又看了一遍云秀出场片段,瞬间秒变痴汉。

楚云秀这个姑娘啊,从出场到落幕,正面描写不过寥寥几章而已,却已经是个充分具备鲜明性格的角色了,时而女王时而软妹,风格偏软不适合僵持,心情随粗制滥造的偶像剧而起起落落,开得起玩笑起得了哄,偶尔抽烟手法娴熟……

可惜的是由于只是个反应联盟一隅的配角,楚云秀的出场几场比赛外大多是围绕着烟雨的困境——那个提起来就让人咬牙切齿的脑残经理啊。

所以尽管是个大姐姐一般的角色,还常常被当做女王,楚云秀大部分时间却是勉力维持着,留给读者最多的印象也是风雨飘摇的烟雨战队。

可我总觉得秀秀是个温柔又坚强的女孩子啊,篇幅所限我没有见到她的成长,和从甘愿跑龙套的小女孩儿成长到兴欣队长的沐橙相比,楚云秀出场就是烟雨队长第一元法唯一一个女队长,她偏软的战斗风格的形成、她在烟雨度过的岁月、她在训练营的经历、她出道时面对的挫折……所有的这一切,我都无从得知。从楚云秀这个人物活生生地跳到我眼前时,她就已经强大到足以带着风城烟雨领着烟雨一路前行了。

所以我一直不喜欢甚至称得上讨厌“楚云秀用最柔弱的肩膀撑起一座烟雨楼”这种说法,她一点都不柔弱啊,焦头烂额地调整烟雨的战术体系时、费尽心思地安放无处安放的双胞胎时、游走在经理和粉丝之间进退两难时,她会觉得自己的肩膀柔弱?所谓的柔弱,大概只是因为楚云秀是个女人(甚至是个软妹?),这句话可能包含诸多怜惜,却是对身为职业选手的楚云秀的不尊重。她出身黄金一代,时任烟雨队长,第一女高手,第一元素法师,国家队选手,经理搞事情前年年进季后,运气好时赢过霸图进过四强……

这样的楚云秀如果还是“最柔弱”的话她女朋友(笑)苏沐橙怎么看?双胞胎该作何感想?雷霆的小戴同学如何自处?全体女选手和部分(……大概还是大部分)男选手是不是得去死一死才能坚强?

“软”可能是一种性格,却绝不是一种心态,更无法作为对楚云秀的盖棺定论。

毕竟在脑残老板的指挥下,楚云秀面对那个无解的困局还是愿意放手一搏,她毕竟不能像老韩那样视老板为空气,所以她郁闷她疲惫她困倦——可她始终没有放弃解决问题啊。

虽然这个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除非老板改口否则无解,可楚云秀依旧选择面对它,并试图找出解决方案。

非要升华主题的话,我甚至觉得这种行为称得上知其不可而为之。

虽然不知道她走过怎样的路怎样变成现在的样子,可现在的楚云秀就在那儿,坚强、温和、有点跳脱、软妹、强大。

她是烟雨的队长,和其他队长一样肩负责任,对于这支队伍,她一定有不亚于任何人的感情,毕竟当名字连在一起时,烟雨云秀,多美的画面。

算起来今年云秀还是个九岁的萝莉,九岁的楚云秀一定不知道她前面会有怎样的未来,但小姑娘啊你慢慢长大,我们在未来等你,你的前路有鲜花和荆棘,有掌声和质疑,有荣耀和挑战,但是小姑娘啊你不用怕,你会苦恼、会抑郁、会疲倦到不想参加记者会只想点上一根烟,可你也会成长为坚强、温和、有点跳脱却强大的模样。

你会是最好的队长。

我们都爱你,生日快乐,楚云秀。

2016·08·03

 


评论 ( 14 )
热度 ( 59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