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晚上和三个姑娘一起去汉街逛,衣服鞋包冰淇淋,三小时不停脚地闲逛,十点多时大家都累了,打了辆车胡乱钻进去倒头睡。

熟悉到不需要刻意制造话题填补沉默的程度,又累得委实不想说话,一路都没什么交流。

司机在放歌,歌单和母上大致是一个品味,老一辈的流行了,那英王菲刘德华,《练习》的前奏响起的瞬间仿佛时间倒流,被父上做过很长时间铃声的老歌,不好听,但足够熟悉,像一扇通往过去的门。

我发现他走了一条我不认识的路,或许来时是同一条路,但当时是地铁,我没有见过地面的景色,两旁的商厦树木于我而言都完全陌生。

天空下着小雨。

我贴向车窗,妄图看见什么,但我不认识这些,道路、房屋、人群、灯光,以一种陌生的方式呈现眼前,车子在车流间穿梭,树木矗立于树林间,拐了多少个弯我都无法捕捉自己熟悉的城市。

我突然意识到,我不属于这个地方——这座城市当然不属于我,可我也不属于它。

它像个庞然大物,我在某块皮毛附近兜兜转转自认为熟悉,可我从不了解它,过去现在和未来,时间空间和人群,我和它都对彼此一无所知。

一片老旧的街区,九十年代的居民楼,和我来自的小城并无差别,大概全国各地的九十年代都大同小异,灰蒙蒙的,阳台狭小,铁栏杆,可我知道它和我的家乡不同,你看那些名字拗口的店铺、挂在树梢的彩灯、空气中说不清道不明的灰尘和雨水的味道……最细微的差别都被无限放大,它一点都不像我的家乡。

因我没有参与过,我只是停留,一个客居者的停留——我在这儿读书、生活、消费,可我什么都没有创造,什么都没有。

我所谓的熟悉了它,也不过是学校方圆五百米以内的熟悉而已。

下车时司机的音乐切换到李健的《异乡人》,我向宿舍走去时一个踉跄,小伙伴眼疾手快地捞住我:“怎么了?”

“回去要给我妈打电话。”

没心没肺长了十几年,总算懂了那句独在异乡为异客。

评论
热度 ( 9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