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预告 ] 离歌

她那时总是不安,疑虑,焦躁。
林笑仪如此渴望一个承诺一个告白一个誓言,乃至是一个拥抱一个微笑都可以使她这悲哀徒劳苍白的不安疑虑焦躁散去。
可萧逸林始终不给她。
她在黑暗中醒来,因做了噩梦而冷汗涔涔,她张开双臂用力抱住萧逸林,她抱得如此用力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
而萧逸林安安静静地任由她抱住,那双藏着夜色的乌黑的瞳孔默不作声地看向天花板而不是她。
“我做噩梦了。”林笑仪说,平静的叙述,没有一点撒娇的意味,甚至还有点娓娓道来的味道,“我梦见你结婚了,而我死了,掉到悬崖下去,一直一直掉下去,你穿着婚纱在上面看着,不伸手拉我一把。”
萧逸林仍是一动不动地躺着,林笑仪看向她的眼睛,瞳孔像一汪幽深潭水。
“你那时的样子,和你现在一样。”

“我的血液里有火,总是蠢蠢欲动地让我干出点事情。”林笑仪的中指叩击木质桌面,托着下巴看眼前漂亮的女孩,“没有什么比对现状满意更让我不满的了。”
“我总是想掀桌子大吼去他的新闻自由去他的公民新闻去他的新闻客观性真实性,这些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只要喝喝茶念念书谈谈恋爱就好,可我血液里有火啊,它在燃烧,热血沸腾,我是要做出点什么的人啊,我生来就是为了给这糟糕透顶的现实点一把火啊!”
“那么萧逸林,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干出一番事业去将这第一把火点燃?”

“很多人都问过我是不是发生争执了是不是吵架了为什么不让着你。”
“我都说没有,因为确实没有。”
“有时候真羡慕那些人,还可以大吵一架,即使后来分开了也有这样炽热的难以忘怀的记忆可以缅怀。”
“我说,萧逸林,你怎么不和我大吵一架呢?你怎么就是不和我吵架呢?”
“我老是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你那时候真让人讨厌,一脸傲气,高高在上。”
“可是你推开了那扇门,一点一点地从光影交界处走出来,窗外是梧桐流动的绿影,蝉鸣盛大如雨,你裙摆带风,一步步走向那个昏暗的世界。白衬衫蓝裙子,领口系轴对称的蝴蝶结,丹凤眼柳叶眉,眼角上挑,眸子里一片湖光山色。”
“那时候的你多漂亮啊。”

评论
热度 ( 10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