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梗

不知道填不填不知道什么时候填

最近真是忙到飞起,期末撞上院新真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结果最忙的时候简直脑洞停不下来,自作孽啊

 

1.上帝X死神梗(楚苏)

唯一一个有较大可能性写全篇的梗?……近代史课上的脑洞,设定为两只萝莉,痴汉笑了至少两小时,室友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划掉

上帝楚X死神苏,由《美少女战士》引发的革命友谊(奏凯

 

2.后来时蒹依然会想起路铖,她在大片大片的白色柔光中对着自己笑,亚麻色的头发从毛茸茸的帽子里漏出来一缕,被过于强烈的日光直射出金褐的边缘,她站在纷纷扬扬的雪中微笑,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不会融化。

她总是和雪天联系在一起。

 

她想起路铖带她去看双子座流星雨,在同样一个大雪纷纷扬扬的冬夜,凌晨三点的星空,凉掉的黑咖啡,观星台寂静无人,路铖的红围巾在风雪里像火一样燃烧。那些星星划过夜空,壮丽得像是要点燃整个夜,要埋葬这一场暴风雪,几乎是劈头盖脸地向她落下的,划出的弧线还带着缱绻的光亮残存在视网膜,流星就已经消失了。

“太反常了。”她目瞪口呆地观赏着这奇异诡谲又瑰丽壮阔的景象,暴雪夜的流星雨,比往年大得多的密度,不符合双子座流星规律的高速,“太反常了。”她像在喃喃自语。

“看啊。”路铖仰头望着天空,雪花落满她的面庞,她的声音惊喜得像是在颤抖,“快看啊。”

她突然垂下头,时蒹没能看清她的表情,不过看起来她似乎像是要哭了一样,路铖迅速用围巾包裹住脸,她脸上的水迹大概是雪融化的痕迹,路铖怎么会哭呢?

“我等到了这样的流星雨。可是他们没回来。”

 

“亲爱的路铖:

我想和你一起过圣诞节。南京下雪了,我把圣诞树全缠上了金色的小灯,你会喜欢这样熠熠闪光的景象的。

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研究进行得怎么样了,和你相比我真是个俗人,庸庸碌碌地混迹于功名利禄。

我一直觉得你能走得很远很远,一直走到宇宙。

但偶尔能不能等等我?我追不上你,至少圣诞节这天和我一起装饰圣诞树好吗?

我做了你喜欢的糖醋排骨和鱼汤,希望你们那儿有个暖冬,照顾好自己。

你诚挚的时蒹”

 

时蒹揉了揉眼睛,时间是午夜零点,台灯的光柔柔地遍布整个房间,她有点困了,抱着毯子走向卧室。

平安夜的钟声敲响在耳畔,像是嘹亮的赞美诗。

她突然听见了门铃响,在钟声中脆弱得随时都会中断,但细弱的声音确实地响着,一声一声,固执地连成一条柔韧的丝。

心脏狂跳起来,手中的毛毯落在地上,她拔腿奔跑,从书房到客厅,穿越了几乎有人生这么长的距离。

门口站着的女孩穿着灰黑色的呢子大衣,火红的围巾像是要燃烧冬夜一般,脚下栖息着天蓝的硬质行李箱,她呵出一团白气:“圣诞快乐。”

时蒹向前一步,跨出家门,在冷冽的冬日空气中紧紧抱住女孩,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挣脱眼眶的束缚掉落在女孩的红围巾上,她呼吸着女孩身上她很熟悉的果香味,眯起了眼睛。

“圣诞快乐,路铖。”

 

3.“已经过去太久了,不能追溯,不能提起。她的面容在我心中也模糊成了蒙着水汽的模样,苍苍白白的像是隔着河的歌声,无从溯源。”

“很久以来都没有人向我问起她,我也不知道她的近况如何,我都十年没有见过她了。”

“要是她死了的话,我会为她献上一束花吧,以曾经的学生的身份。”

“献什么花呢?风信子好了,她会喜欢的吧,以前养在教室的最后排,她每天来上课时会看一看,偶尔还会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帮忙换水。”

“怎么会忘不掉呢?世界上没有忘不掉的人,只是时间的长短代价的大小而已。”

“释怀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喜欢总能找到理由,我喜欢她是因为她恰好具备了一切我想具备却没有的品质。”

“就像理想中的自己一样。”

“就像光一样。”

 

“嗯,她很好看。”

“不是漂亮,是很好看。”

“推开门走进教室的样子,拿着红笔刷刷改作业的样子,不耐烦地在讲义上写下一两个关键的公式的样子,站在走廊上向下遥遥地看风景的样子,都很好看。”

“不用再确认了,不是憧憬或是尊敬,那时候是确实喜欢她的。”

 

我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葬礼上献风信子,她站得离所有人都很远,唯独离陈镜的墓碑很近。

“再见,不,永别啦,在那边也要好好的啊。”

她带着微笑离开了葬礼现场,风信子素净的花瓣飘落在墓碑上。

“你是谁?”

“她曾经的学生罢了。”

评论 ( 1 )
热度 ( 1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