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苏】梦片

*漫协周题拿来凑数


*向陈启佑老师《永远的蝴蝶》致敬,然而我永远写不出那种短小隽永的文字


*某种意义上的楚云秀中心


 


苏沐橙又梦见楚云秀了。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亮,光照如银盘,她在床上缓缓抬起粘滞的眼皮,蛰伏着沉睡的意识渐渐苏醒,梦的碎片一点一点照进现实。


夜凉如水。


楚云秀还没回来。


苏沐橙懒懒地拥住被子,将自己包裹得更严实一点,楚云秀这次是回苏州向父母摊牌的,需要时间让他们接受,只是她花的时间未免太长了点。


入秋了啊。苏沐橙环顾着空空荡荡的房间,家具的影子被月光拉得很长,连夜色都黑得不那么彻底,卧室的窗帘没拉好,苏沐橙可以看见窗外梧桐树的影子被切割成斑驳的暗色碎片,窸窸窣窣地在风中摇曳叹息。


入秋了啊。她又感叹了一声,入秋之后总觉得房子太大太空,晚风游走穿梭发出寂寞的声响,窗帘的起伏都像是太大太空的房子无力的挣扎。


——怎么还不回来呢。


她若有若无地埋怨一句,也知道自己要求过分了,所以并没有责怪楚云秀什么,楚云秀与她不同,苏沐橙无父无母来去自由,纵使是妹控叶修对她的个人生活也不做太大干涉,而楚家上上下下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楚云秀一个人,苏沐橙都能想象出楚云秀在他们中周转应酬的样子,或许会陷入难以抽身的僵局亦或许已经打理好一切准备踏上归途,但苏沐橙知道最后胜利的总会是她。


——谁管她呢,到时候回来就好。


这样想着她又替自己掖好被子,赌气一样蜷缩起来,继续想那个有关楚云秀的梦。


 


苏沐橙梦见楚云秀离开的那天,拖着自己前天晚上替她整理好的旅行箱,她的旅行箱是硬质的酒红色的,很楚云秀。


苏沐橙喜欢评论一样事物很怎么样,比如说很叶修很韩文清很周泽楷,但最多的是很楚云秀,好像这样她身边那些人就能变为一个形容词永垂不朽。


形容词总比名词寿命长嘛,好比西施早就入土为安了,美丽却还在发光发热。


于是苏沐橙就能找到许多很楚云秀的物件,或许也不一定是物件,楚云秀本人自然也是很楚云秀的,酒红色的硬质行李箱很楚云秀,火红的漆皮高跟鞋很楚云秀,淡紫的烟雨队服很楚云秀,潮汐一样微微起伏的大波浪很楚云秀,云雾袅袅发出清冽气息的薄荷味爱喜很楚云秀……


那天晚上她将很多衣服食物洗漱品都塞到那只很楚云秀的酒红色行李箱里,楚云秀坐在沙发上写着这个月要交的稿子,苏沐橙絮絮叨叨地叮嘱,唠叨得像是居委会大妈一样,从交通注意安全到那边记得给我打电话到虽然知道你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应该不会水土不服但我还是给你带点干粮过去吧,事无巨细地交代了一番,最后沙发上埋头工作的女人抬起眼看她,语气带笑:“你也太小心了点吧?”


“我不是担心你吗?”苏沐橙也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未免太絮叨了点,不像女朋友倒像楚云秀那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唯一的软肋就是自家女儿的妈妈。


——还不是因为哥哥的骤然离世让自己患得患失太多,恐怕每次旅行都成了永别,仿佛多叮嘱几句就能挽回什么一样。


 


杭州和苏州的距离足够近,近到楚云秀甚至懒洋洋地甩甩头发告诉她不必去送,来回一趟算不了什么,于是启程那天苏沐橙站在阳台上远远地看着楚云秀拖着行李箱消失在栽满梧桐的路上,刚刚染成酒红色的大波浪在身后摇曳生姿,她穿着一身长及膝盖的黑风衣,风衣下摆被风吹得鼓胀起来,像是一朵盛放的花,浅咖色的中跟靴上有流苏一条条地垂落下来,随着她的步伐上下晃动。


她的身后梧桐叶娓娓落下,那些干而脆的叶子很快就铺满地面,楚云秀踩上去时发出细碎的破裂声响。


在外面的时候她总是显得精致而女王,走路时微微扬起下巴,视线习惯性地向天空飘,背挺得笔直,小腿绷出优美的曲线弧度。


就像苏沐橙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优雅得让人怀疑她和那个在家穿着粉红色绒线睡衣抱着长耳兔抱枕哭哭啼啼地看脑残电视剧的女孩是不是同一个人。


 


对了,苏沐橙抬头看看窗外的月色,笑了起来。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好像就被外表蒙蔽了吧。


苏沐橙第一次见到楚云秀是在苏州,嘉世对烟雨的比赛,梅雨时节的苏州天色如同旧时人家的青瓦,森森然的古意。


楚云秀就在一片剪不断理还乱的细碎雨丝中走出来,撑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在火车站门口她收起伞,耐心地让伞面上的雨珠顺着伞骨留下,汇聚成小小一滩闪烁的水迹,然后她风姿绰约地走了过来,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在身后摇曳生姿,火红的漆皮高跟鞋在地面上踩出有节奏的哒哒声,她向叶修伸出手:“抱歉,公关部安排出了点问题,让各位久等了。”语气低沉柔曼带着真诚的歉意,微笑时嘴角柔和成恰到好处的弧度。


叶修不慌不忙地和她握手:“还好,让前辈等了五分钟而已。”


来接站的女子话里的歉意更浓了一分,认认真真地回复叶修的玩笑话:“还请前辈包涵。”


苏沐橙站在叶修的身后扯扯他的袖子,示意他见好就收别再为难对方,何况这个“对方”还是这么个年轻女子,像从民国的画中走出来一样华丽精致。


“烟雨战队,楚云秀。”随后女子浅浅一笑,自报家门。


苏沐橙惊在了原地。


此前她在四期群和女选手群里已经和楚云秀相处熟络了,楚云秀对电视剧的品味格外脑残,楚云秀即使说普通话也带着点吴侬软语的柔曼婉转,楚云秀家有一只粉红色的兔子抱枕和苏沐橙的是同款,楚云秀的比赛状态总是受电视剧大结局的影响若是她不希望的结果出现实力就会暴走……


所以在苏沐橙的想象中楚云秀应该是温温和和的江南女孩,带着所有十八岁少女都会有的小脾气和娇俏,但站在她面前的人却是远超实际年龄的淡然从容。


——真是个骗子。


多年后苏沐橙回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地咯咯笑,楚云秀真是个骗子,外人看来她有多女王优雅实际上的她就有多心软幼稚。


 


黄金一代中楚云秀算不上多特殊的一个,四期人才济济精英辈出,出过的队长副队个个都是实打实的人才,只是楚云秀对战队的选择多少有点让人意外。


当时不少缺元素法师的战队向她伸出橄榄枝,被拒绝后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楚云秀总算在出道的新闻发布会上给出一个解释:“烟雨离家近,来去方便。”


十八岁的楚云秀笑容柔和而眼神锋利,这个解释虽然简单粗暴但也为人接受了,毕竟是个玩男号会抽烟放大招毫不含糊的姑娘,谁知道她什么想法呢。


出道的同时楚云秀接手烟雨队长,从此烟雨的胜率被她一路刷新。


外界总有传言说楚云秀个人风格太软,事实上一个十八岁就能咬牙扛起烟雨硬生生闯进八强的姑娘早就把内心锤炼得可以不理会这些传言了。


苏沐橙一直觉得媒体是种奇怪的生物,一方面把烟雨每年的季后赛一轮游归结为“楚云秀是个软妹”另一方面又把她塑造成整天踩着恨天高烈焰红唇的女王大人,偏偏所有人都看不到其中的矛盾一样,心安理得地接受着这样的设定。


烟雨的公关一向聪明,和苏沐橙同期的楚云秀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女王,刚好和荣耀女神相对应,又云淡风轻地避开了楚云秀并不算太漂亮的相貌,亮出实力牌倒也让各家心服口服。


说起来可能因为同期生中有苏沐橙的存在,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默认了楚云秀不算太漂亮,只是气质优雅气场女王而已——天知道他们看见楚云秀在家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要吃惊到什么程度。


其实苏沐橙觉得楚云秀还是很好看的,特别是她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天生的妩媚又高傲,瞳色深沉仿佛最深的夜,盯着人看时像个漩涡要把人吸进去,眼波流转瞳孔里像是藏着一片湖,挑出一片潋滟的波光。


不过叶修不止一次地嘲笑过她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智商和审美能力都直线下降。


 


或许叶修说得也没错,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楚云秀这次离开真够久的,久得她都有点不习惯了,却没想过要怀疑。


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嘛。


苏沐橙和楚云秀走到一起的消息要是传出去的话在全联盟必会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所以她们很明智地选择了保守秘密,第十二赛季一起退役后就安安心心地缩在杭州的房子里过日子。


说起来楚云秀实在不是什么会过日子的人,那点人前装出来的精明干练气场到了厨房就烟消云散,苏沐橙在她第三次把巧克力当成一种调料放进鱼汤之后明令禁止她下厨,于是楚云秀的日常活动也就只剩下写稿交稿追剧顺带着和苏沐橙腻歪在一块追忆往昔峥嵘岁月。


忘了说了,退役后的楚云秀成了一家电竞杂志的专栏作者,她的稿子写得很好,冷静、理智、一针见血,转职后依然能听到小女孩们一片“云秀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的山呼海啸。


退役后的苏沐橙成了那家电竞杂志的摄影师,她的照片构图精彩光影和谐,配在楚云秀的文字旁边天然就是最佳搭配,也因此总能收到无数“沐女神嫁给我吧”的点赞声。


 


苏沐橙第十二赛季退役算是个意外,兴欣还没完全成长起来,可是苏沐橙说算来自己也到年龄了,再拉扯一帮新人磕磕绊绊地前行也算不上什么,是时候放手让新人们自己去闯荡了。


恰好那天烟雨队长楚云秀退役。


对苏沐橙的退役媒体大多报以祝福,对楚云秀则以惋惜居多。


联盟第一女高手,第一元素法师,第一位女队长……这些耀眼的光环始终无法掩饰没有冠军的失落。


谁都是奔着冠军来的,像张佳乐,四个亚军固然能说明他的实力,那个始终没有触摸的顶点还是他心中一戳就疼的伤疤。


所以楚云秀,选择了烟雨的楚云秀,九年漫漫职业生涯,没有冠军,黯然离场。


“烟雨没有我会更好。”退役的新闻发布会上,她最后浅淡地笑着,留下这句话。


就像九年前她接过那张账号卡坐上那个位置时的笑容,完美得接近面具。


 


后来的事实映证了她的说法,更新换代后的烟雨屡屡闯进四强,第十四赛季时甚至还拿了冠军。


但那一切,与楚云秀无关。


 


苏沐橙无数次唾骂过烟雨的老板,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对方就是个为了商业利益什么都不顾的脑残,将楚云秀逼到那种境地,从没想过最初烟雨是被这个女孩扛进季后赛的。


她一个人,义无反顾,孤身一人,披荆斩棘。


不过某种意义上苏沐橙也得感谢那个脑残老板,第十赛季的楚云秀像头走投无路的狮子,最后纵身跃入悬崖,粉身碎骨尸骸无存。苏沐橙陪在她身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斗争她的挣扎她的无可奈何她的陨落。


“我累了。”那个漫长得前所未有的夏休期她给自己打电话,声线疲惫没有太大起伏,淡淡的叙述感受不到感情,“真讽刺。”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苏沐橙闻见窗外粘稠的桂花香味,杭州的夏夜燥热而出乎意料的安静,她站在窗前看着晚风吹动白纱帘,“竭尽全力,在你可以周旋的余地里做到最好。”


“然而结果总是失败。”她听见电话那端的人轻笑出声,苏沐橙惊觉楚云秀也可以笑出这种鸽子扑棱棱起飞般的清越声音,她以为她从来都是沉静的理智的甚至趋于低沉柔曼的声线,“多讽刺啊,他们因为我的能力而给予我现在的地位,却又逼迫我做出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在苏沐橙来得及回答之前她挂断电话:“说到底,也只是因为我不够强大罢了。”


苏沐橙握着手机,滴滴的忙音在室内四处反弹,清冷得像是雨水打在铁板上。


她觉得自己还有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出口。


——可是,他们要求你的又有多少是你真正想要的呢?


——或者说,他们眼中的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你呢?


 


仔细追究的话,或许从那时起苏沐橙就喜欢上楚云秀了吧。


等她摊牌回来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告诉她好了,自己没出息地在第十赛季就喜欢上她了,一直以来都瞒着不肯告诉她,神神秘秘地让楚云秀自己猜。


不过她也真笨,完全没猜出来明明是第十赛季就开始的,一直认为是一年后的事情。


虽然确实是第十一赛季两人才有实质性发展的。


第十一赛季的楚云秀就是个疯子。


收敛起性格中软弱优柔的一面强行采取自己不适应的强硬风格,横冲直撞一往无前得像是去霸图特训了一样,关键时刻毫不手软大招放得眼睛眨都不眨。


拖着人员配置不合理的战队一路前行,见人杀人见佛杀佛,以常规赛第三的战绩闯进季后,继续劈波斩浪披荆斩棘,最后止步四强。


“秀秀你今年状态特别棒。”四强赛结束后苏沐橙在选手通道等她,眯眼笑着看楚云秀的头发被灯光打出一圈暖黄的毛茸茸的光晕。


“你越这样告诉我就越证明我此前有多失败。”楚云秀的睫毛在面庞刷出一片小小的阴影,“因为今年我压根没按照自己的打法。”


她走过来将头搁在自己的颈窝处,长发挠得苏沐橙有些痒,刚想让她别闹就听见楚云秀轻叹一声:“真累啊。”


“明明就一点都不像我嘛,那么强硬的风格,到处都在喊我女王,搞什么啊,楚云秀什么时候是那种人了?”她自嘲地笑笑,“明明只是个软弱的,一无是处的,幼稚的女人而已。”


苏沐橙动了动嘴唇嗫嚅着想要安慰些什么,最后只是欲言又止地拍拍她的头,多说无益,既然无法感同身受就不要深表理解,能够做的只是提供一个肩膀而已。


然后她听见楚云秀沙哑的带着些颤的声音响起,她的气息撩得苏沐橙的碎发在耳边散开,刚好能感受到暖意,明明是耳语在苏沐橙听来却不异于平地惊雷:“沐沐,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秀秀。”苏沐橙笑得眉眼弯弯,庆幸自己当年在嘉世受过足够的训练练就一副假面般的笑容,轻轻松松地想要试探一下“喜欢”的意思。


“不明白吗?并非友情的那种喜欢。”楚云秀向前两步面朝她,瞳孔像是幽深的黑洞,“我是在表白啊,苏沐橙我喜欢你。”


苏沐橙有一瞬间的张口结舌,喜悦与慌乱参半搅和得她的情绪斑驳复杂,最后归结为震惊的一句问话:“为什么?”


“因为你能理解啊。”楚云秀一字一句地解释,“你目睹了一切,你知道我的经历,你了解我最真实的样子,你没有试图安慰我只是让我加油……你能理解的,关于真正的楚云秀。”


真正的楚云秀吗?


被迫肩扛重担实际并不坚强的楚云秀,因为是女孩子所以总是被诟病风格软弱的楚云秀,吸烟玩男号踩着高跟鞋看起来很酷的楚云秀,实际上真的很柔软轻易就能为电视剧情节哭出来的楚云秀,小心翼翼地收拾起自己那些柔软伪装成刀枪不入优雅从容的样子的楚云秀。


“明明只是个软弱的,一无是处的,幼稚的女人而已。”她自嘲地轻笑着,这样描述自己。


——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你明明已经很棒了。


——任何试图让你变得不像你自己的人都是你的敌人。


然后她听见自己嘴唇开合发出的细微回复:“刚好,我也喜欢你。”


 


苏沐橙穿着睡衣迷迷糊糊地走下床洗漱,从那个有关楚云秀的梦开始她回忆了整整三小时她们从相遇到相知相恋的场面情节,最后日子过得有模有样细水流长。


一路走来真不容易啊,无论是楚云秀还是自己。


她用冷水拍拍自己的面颊,拿出一支浅粉色的唇膏对着镜子给自己涂上,镜子里的女孩长发如水眼眸似星,像一朵乳白的玉兰,清秀漂亮得让人动容。


“她不会不回来了吧,都去了这么久了。”苏沐橙看着镜子里的女孩问,然后又向上勾起嘴角,看见女孩对她笑了笑。


“我觉得她不会的,我这么漂亮。”


她又像是有点不好意思一样挠了挠自己的长发,小声说:“而且只有我才知道真正的她是什么样的不是吗?”


镜子里的女孩对她笑了起来,微微地,然而极其炫目。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你觉得她什么时候回来呢?明天?后天?要是叔叔阿姨不怎么好说服怎么办?”苏沐橙蹙眉,“半个月之内,应该能回来吧?”


她帮自己绾起长发,齐刘海稍微有些长了,等楚云秀回来的话拉着她一起去理发店吧,不能再赖在家里不出门了。


“嗯,那我等她回来好了,那家伙也真是的,不知道要回个电话,好像我不担心似的。”


“我也知道我半夜打电话不合适啦,她肯定也很累的吧,所以才没有回复我。”


“其实平时候即使她不接电话,至少也会给我发条短信的,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呢?”


 


门铃响了,苏沐橙穿着小兔子图案的萌系拖鞋去开门,声音清朗:“云秀?——”那个拖长的尾音很快低了下去,她低下头嘟哝,“叶修是你啊。”


叼着烟的男人习惯性地揉揉她的头发:“怎么,不欢迎我?”


“倒也不是,”苏沐橙给他扔了双拖鞋,“我以为秀秀回来了。”


“沐橙,”叶修没有动,站在门口不动声色地看着她,面孔坚定得让苏沐橙有些害怕,“今天是11月4日。”


“我知道啊。”苏沐橙笑笑,秋日清晨的和光笼罩她好看的面庞,浅棕的瞳孔里光辉流转,“叶修我知道啊,今天是11月4日。”她歪头笑,“欸叶修,你说秀秀什么时候回来呢?”


“等11月5日你就知道啦。”叶修最终没说什么,换好拖鞋走了进来,“吃早饭了没?我来的路上给你带了点桂花糕。”他举起手中拎着的小袋子在苏沐橙面前晃晃,“今天我先陪你吧,明天再走。”


“还把我当小孩子。”苏沐橙笑,却还是伸手夺过袋子,“不过桂花糕真香,等秀秀回来我让她也出去买。”


“好,”叶修顿了顿,“等明天再说吧。”


 


11月5日,苏沐橙出门买了束白玫瑰。


“我总是晚一天才能记起,就好像你还在一样……”


一年就这么一天,假装你从未离开,权当任性一次,只是24小时的时间而已。


 


三年前的11月4日,从杭州开往苏州的高铁发生追尾事故,楚云秀当场身亡。


此前她在给家里打电话:“妈,我和苏沐橙快结婚了。”


 


 

评论 ( 18 )
热度 ( 53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