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有一日你不再让我感到骄傲

初中出事的新闻在朋友圈疯传时我正坐在教四102室上课,昏昏欲睡的近代史,武汉的天空阴云密布,沉沉地压在头顶,像是随时会坠落下来。

随手刷了下朋友圈,睡意全无。

不算太大但是显然也不小的事情,扬子晚报网凤凰网央广网什么的都有报道,虽然都是同一篇就是了,教师涉及欺诈,像操纵傀儡一样操纵着两个孩子,活活埋葬了她们三年的时光,甚至还想不负责任地最后瞒天过海把她们送去当空姐以圆谎,整个过程中那两个孩子毫无自己的思想,任由摆布。

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同一座小城读书,对J市感情深厚得能把他乡作故乡,毕竟可以说是承载了青春的城市,在我最走投无路不知所终的时候收留了我,只是对初高中我从来不是一碗水端平的态度,尽管它们在当地都声名鼎赫鼎鼎有名,可就在我还是个无知天真的小白时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两者鲜明的区别。

LC太浮躁,私立学校的名头给了它足够的自由,而它最终却将这种自由发展为完全的市集,钱权交易从来不是暗中进行黑箱操作,每个刚刚从小学毕业的孩子都能切身经历那种惊心动魄的过程,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和权利无论成绩无论人品都可以进来,大门永远向有权有势者敞开。

校区扩了一遍又一遍,每个年级都有三十来个班级,历次考试后的排名直接与教师的奖金甚至去留有关,为了那金光闪闪的升学率它什么都做得出来,填鸭式教学摧毁个性可照做不误,区前十市前十每每被它占去七八席,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挤破脑袋也要把孩子送进去。

可那儿对一个孩子来说一点都不好。

终有一日你不再让我感到骄傲。

 

对母校的依恋感通常来自于“我属于这里”的感觉,三年来累积的点点滴滴即使忘记也依旧能在现在的行为中找到痕迹,过去的生活在现在的生活中得到延续。

有些事情是忘不掉的,比如和C一起参加提招时把奖状战战兢兢地摊在校长办公桌上,比如初一时一直很偏爱我让怯懦的我去参加诗朗诵比赛的语文老师,比如为我推开物理这扇门并让我至今都维持着对这门学科的爱的慈祥的物理老爷爷,比如尽管不是班主任却花两个月的时间彻底重塑我的自信心的英语boss,比如女生宿舍楼下掩藏在沙沙作响的香樟叶里的铁艺路灯,比如和我一起嬉笑打闹补作业的小伙伴……

这些全部是美好的无可取代的回忆。

可我同样深刻地认识到这所学校潜伏着多大的问题,我见过对不送礼的孩子不闻不问的势力班主任,见过表面笑得温文有礼实际却从不把学生间的矛盾当回事的教师,见过对女同桌说出我能想象和我不能想象的范围内最淫秽不堪话语的男生,见过吸烟打架跳楼堕胎校园欺凌……

所以我深刻地知道在LC那为人敬仰光鲜亮丽的表面下到底有多残破不堪的真实。

有很多新闻被压下去,我高一那年传来LC学生跳楼的新闻,高二的时候有个女孩怀孕了却连孩子他爸是谁都无法在男朋友中做出确认,高三的暑假有教师因为有偿补课被辞退虽然这种事情简直司空见惯,而现在我大一,传出了教师欺诈案,这一次,学校上层没能压得住消息。

 

我很难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要是说我无时无刻不希望母校垮台腐朽灭亡大概所有人都会觉得我是个白眼狼,自己还没功成身退不过就是参加了高考进了大学就想过河拆桥。

可我真希望它迅速地垮台腐朽灭亡。越快越好越早越好。

最可怕的不是所谓的三流中学,我一点都不觉得三流中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反而是这种表面光鲜的所谓重点中学让我感到害怕。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认知里的和你要经历的究竟有怎样巨大的差别。

你以为你是来读书学习的,可事实上你要接受三年的填鸭式教育;你以为所有能进学校的都是和你差不多的人,可你很快就发现坐在你身边的人是因为“我爸怕我不读书就要进局子了才把老子送过来”入校的;你以为你能遇到谆谆善诱的园丁,可这真要看造化,有些园丁非要你给钱才给你修剪枝叶。

这种预设与现实的巨大反差对一个孩子来说是致命的。不堪承受。

早在我读书时,我就不觉得它能一直这么光鲜亮丽下去。因为它的内壳是腐朽肮脏污浊混沌的。

我始终没法忘记初三时的那些同桌,其中一个男生说过的话无论我鼓起多大勇气都没法将其复述,在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语中我度过了一个学期,最终去找班主任请求调位置时她说着好好好,然后让他搬到我的后桌。

那个空出来的同桌位置很快被填补,坐在我旁边的换成一个每逢政治历史课就会旁若无人地走到后面泡泡面吃的男生,所有的抗议最后都会被放肆嘲笑,任何试图认真的对话都是不可能的。

那个时候上学对我而言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找不到解决方案,因为你以为能替你伸张正义的人事实上并不愿站在你这一边。我还记得某个体育课班上一个姑娘被逼得忍无可忍后将她同桌的桌子整个扔出门外把所有的书都推翻在地,然后她伏在自己的桌子上嚎啕大哭歇斯底里地喊着去死吧。

而班主任对这件事只是一笑而过。

 

并非没有好的方面,比如有些我终生难忘的老师,比如每年的欢歌唱尽的春游,比如它确实闪闪发光的升学率。

可正因为这些美好的存在,我才更不能容忍那些肮脏污浊。

 

终有一日你不再让我感到骄傲,我的母校,不是因为你的升学率下降生源质量降低,而是因为你培养不出你承诺培养的有思想有独立人格的人才。

终有一日你不再让我感到骄傲,我的母校,不是因为你比以前更差了,而是因为我不像从前那个孩子一样盲目地唯虚妄的“归属感”马首是瞻。

终有一日你不再让我感到骄傲,我的母校,不是因为你存在那么多未解决而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而是因为你根本没有想过要解决。

终有一日你不再让我感到骄傲,我的母校,不是因为时过境迁你给我的美好记忆我都忘了,而是因为那些美好不应该生存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中。

真的,倘若我真的对你失望乃至憎恶,倘若你能知道我是诚心诚意地希望你垮台身亡,希望你能理解,不是因为我不爱你,只是因为我亲身经历过,所以我那么爱你,所以我才希望你在变得更黑暗之前死去。

终有一日你不再让我感到骄傲,亲爱的母校,祝你年少而夭,一路走好。

评论 ( 1 )
热度 ( 9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