汞红:因为我曾经那样爱过你。

所以现在才会这样想要杀死你。

玛启:我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白发苍苍容颜枯槁。

而你依旧游离世间不老不死。

弓凛:关于背叛的命题。

Archer最关注的永远不是远坂凛,而是卫宫士郎。

楚夏:我不是夏弥,我是耶梦加得。

生而为敌,我接近你靠近你拥抱你,只是因为你是我通往权与力道路上的棋子。

但最后我竟也深陷其中。

“去那儿找夏弥吧。”

爱唱歌的女孩被埋在花下,连着她的野心、残暴和谜一样的往事。

黑琴:喜欢被当成玩笑说出口。

也被当成玩笑听进耳。

LH:“我是唯一一个恨你如同你恨自己的人。”

“你懂什么是爱吗?”“不懂。”

乔康:康敏毕业的那天乔峰没有去送她。

后来他站在人去楼空的女生楼下点了一根烟。

后来他遇到一个和她很像的女孩。

可始终不是她。

小康已经走了。没有归期。

哈赫:

我陪着你战胜了那么多困顿苦厄。

我们一起面对过那么庞大的灾难。

最了解你的人是我。

陪你在最黑暗时刻的是我。

而后世界和平,我向你道别。

他人为我戴上戒指,他人陪你宣读婚誓。

“我爱赫敏,如同爱我的姐妹。”

冠阳:

“哥哥爱你。”

“……为什么会哭呢?”

你不记得我了吗?

呐,你曾经有个哥哥哟,后来他为你而死哦。

你永远是他的公主。

玻海:

唯一一对萌的BL

玻尔这辈子都没能原谅海森堡,那个历史的罪人。

真想一辈子都停留在1927年的哥本哈根理论物理研究所,那个阳光灿烂的大男孩带着笑容欢呼着交上对哥本哈根派最好的答卷,玻尔在一旁笑着看自己栽培的孩子。

战争最残酷的一点就是让曾经那么好的两人反目成仇。

那个疯狂的时代下,任何私人的情感都是微不足道随时可能被摧枯拉朽地碾为齑粉的。

“我试图让他原谅我……但这已经不可能了。”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