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拟学院风30题(下)

16临考前合宿

各种意义上英语都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好孩子,所以听说期末考前要合宿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其他学科入对出双而自己孤独终老的思想准备——翻译成人话的话,大致就是“你们都给我秀恩爱地住一个房间里吧我一个人占一个房间啊哈哈”……

然而当她到达合宿的别墅时映入眼帘的景象却是讲义和作业仍得满天飞,数学和语文在客厅华山论剑,物理拎着化学的耳朵愤恨地数落她丧尽天良地调戏亲生姐姐的恶性,政治和历史欢乐地席地而坐斗地主,生物弱弱地跑来跑去试图制止一片混乱的混沌局面却被地理嘲笑得不忍直视……

“你们怎么都挤到客厅了啊可恶!”

于是英语欢乐地加入了学科大乱斗(误

闹腾到半夜的枕头大战结束后众学科终于体力不支横七竖八地倒下睡觉了,英语心满意足地枕着胳膊念叨了两句明天的考试怎么办,然而考试的压力并没有敌过单身狗不用被秀恩爱秀满脸的庆幸……

然而早上起床时,英语惊喜地发现数学以一种霸道总裁的姿势搂着语文,化学的脸埋在物理的长发里,政治蜷缩着趴在历史的臂弯里,地理歪歪扭扭地枕着生物大腿……

“卧槽果然单身狗合宿还是要被闪瞎眼的对吧!这就是命运对吧!”英语捂着受伤的眼睛表情悲愤。
17暑假回校游泳

语文穿着小清新的白色泳衣站在学校的游泳池旁迟疑了片刻,随后小心翼翼地坐在岸边,将双脚垂到泳池里晃啊晃。

“夏天果然还是要游泳的啊。”尽管只是脚浸在水里,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语文还是如此感叹。

突然一双手拽住了她毫无防备的双脚,一股水下的蛮力拖着她啪地落到水里。

“救命啊啊啊啊啊——”语文惨嚎。

“哈哈哈我的敌人终于被我代数和几何的联合国王打败了吧哈哈哈!”水中传来一阵嘹亮的笑声。

“你个魂淡我不会游泳啊救命啊啊啊啊——”

后来语文对暑假去学校那天发生了什么讳莫如深,众学科于是口口相传数学倾情出版的英雄救美故事。

“虽然是半神我的宿敌,但本神还是慷慨大度地对凡人施以援手了,哈哈哈!”
18体育祭(运动会)

“物理物理你有没有报运动会啊?”化学凑到自家姐姐的桌子旁,闪闪发光的大眼睛闪闪发光。

“没有。”物理回答得相当迅速,“那种不一定能拿第一的活动我才不会报名参加。”

“可是我已经帮你报名了诶。”化学满脸无辜。

“……”化学,卒。

运动会那天物理穿着运动服满脸杀气地站在跑道上——她不知道为何化学那个虐姐狂魔一出手就给她报了个1500m。这也就罢了,化学还和自己是同组,她是要和自己争第一吗?

结果是物理跑得连地底下的科学都不认识那蓬头垢面的样子后勇夺第一,化学懒洋洋地拿了个倒数第一。

“咦化学姐姐你不是跑得很快的吗?”生物很疑惑地歪头看着她。

“嘘,不要告诉物理,那家伙是不拿第一就会死星人,我就让着她呗。”化学笑了笑,食指竖在嘴边,“千万不要告诉她哦,能跟物理一起跑步就已经很幸福啦,第一就让她拿着开心点吧。”

19学园祭(游园会)

政治是学园祭的组织委员。这个麻烦一大把好处没多少的角色。

“啊啊啊好烦啊烦死啦!一班你们的摊位在三楼啦别烦了一楼应该是十五班十七班的地方!别问我为什么没十六班啊十六班非要到四楼我怎么办!三班你们的摊位在操场啦别吵了!戏剧社的人都死哪了啊你们还要不要表演了啊快给我死到大礼堂啦!还有吉他社的那个社长你那个鸡冠头给我解释一下校长不会接受这种杀马特造型的啊!……”政治站在一张讲台上手忙脚乱地指挥各路人马,头上的呆毛都纠结成了麻花造型。

“一点组织能力都没有。”她听到台下自己熟悉的宠溺的笑声,“好啦好啦下来啦,我帮你搞定就是了。”

身材颀长的历史站上讲台,手脚利落地贴上几张公告,拍拍手又迅捷地跳下来了:“喏,两小时前看你忙成这样我帮你把各班摊位地点和各社团表演场地都在学校地图上标注出来了,至于演出时间也找了几个人帮忙去通知各方,不用担心啦。”

政治笑得比阳光还灿烂:“我就知道历史不忍心看我乱成那样,历史最好啦。”
20见学旅行(日间)

“生物你有没有收拾好呐?”物理咚咚咚地敲门,“快点啊你,我和化学都提前收拾好了,平时候蛮稳重的你,怎么今天这样了?”

“对、对不起物理姐姐。”生物的声音简直快带上哭腔了,“我一个星期前就收拾好了,但地理她没好……我在帮她收拾。”

“地理的东西让她自己收拾好了,这么磨磨蹭蹭的。”

“不、不行啊……地理自理能力只比物理姐姐你好那么一点,她压根就不会自己收拾啊,还是我帮忙好了……”

“谁说我自理能力比地理差的!”物理彻底炸毛了,“还有,地理现在变成这种动手能力为零的死宅都是你惯坏的!”

“是是是我知道……但是我不忍心让她自己动手啊……”生物低着头碎碎念,“惯坏了就惯坏了吧,大不了我给她收拾一辈子的行李。”
21见学旅行(夜间)

“呐,我一直很怀疑。”语文仰头看着星空,一副深沉的模样。

“怀疑什么啊?”数学懒洋洋地数星星。

“几十光年外会不会有另一个我们?或许不是这样见面就打,而是快快乐乐地生活着……”语文深吸一口气。

数学沉默三秒,随后撑着胳膊肘冲宾馆内的物理大喊:“物理快过来给语文讲讲埃弗莱特的多宇宙理论!”

——论有个理科森女朋友是怎样的体验
22欺负事件

“欺负语文看似容易然而很容易被数学以‘只有本神是她的敌人’为由抛来一把菜刀,欺负物理那是自己想不开了,当然也不能将魔爪伸向化学免得还是要自作孽地面对物理,政治萝莉看起来很好欺负然而会被历史用时空大法直接流放到远古蛮荒时代,至于生物软妹子,毕竟地理不好惹对吧?……”写作小混混读作学渣的一伙人拿着笔制定着计划。

“好了,决定了,就是形单影只的英语了!”最后众人终于找到了他们的欺负对象。

……

英语一人摆平了全国的小混混,学渣死伤无数英语英姿飒爽。

“当我是好欺负的哼,别以为这么多年被秀恩爱闪瞎眼的老娘好欺负,这个社会我可是个自立自强不需要CP的新时代女性!”
23情人节(校内活动)

“给,物理,情人节巧克力。”化学一脸嘚瑟地把心形包装的巧克力递过去。

“我刚刚给你这个月的生活费你一眨眼就花出去了对吧?”物理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生活费不够的话别找我哭!”
“哎呀物理你就收下吧,巧克力哟巧克力,化学亲手制作。”

“滚,我们又不是情侣,收个毛线的巧克力!”物理冷冷地摊开书,“不介意的话我要接着研究狄拉克方程了。”

“哎又不是情侣才能收巧克力……你就收下吧——”化学死皮赖脸地蹭着物理,“我还送给其他人了嘛,见者有份,语文数学地理生物政治历史,连英语那个单身狗都有!”

“哼那么多人都有的巧克力我才不要!”物理把头迅速地别过去,“我才不要!”

翌日。

“嘿物理,情人节收到巧克力了吗?”

“我拒绝了。”女王大人蹬着高跟鞋行走如飞。

“诶,为什么?”

“化学那个神经病给每个人都准备了巧克力我干嘛还要再接受她的啊?”

“咦咦咦她没告诉你给我们的都是直接买的给你的是亲手做的吗?!”

“……”

物理至今都没想到一个聪明的方法把自己的情人节巧克力要过来,绝对不是因为不好意思哦,绝对不是哦!

24圣诞节(校内活动)

地理的圣诞节一如既往地在满世界的旅行中度过,生物孤独地坐在学校里在实验室里对着自己同样凄风苦雨的小白鼠。

“圣诞节啊!”生物小声对小白鼠碎碎念,“平时候出去旅行也就算了,圣诞节都不愿意和我一起呆在家里!”

小白鼠可怜巴巴地盯着她,觉得眼前这个人类比自己还烦躁。

“她就不愿意陪我一会儿……哪怕只是圣诞节一天……”

“生物,你的包裹。”碎碎念被打断了,传达室大叔骑着摩托车绝尘而去,生物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发件人,立刻泪眼婆娑地握住小白鼠的爪子,“是地理!是地理!地理没有抛弃我!”

小白鼠内心千万条羊驼奔腾而过:卧槽这人比我还缺爱!
25在学院的某处告白

“历史历史,今天的笔记借我一下好吗?”政治闪着无辜的大眼睛回过头看历史。

“拿过去吧。”历史把笔记本递给萝莉,“上课不听讲要问我借一辈子笔记本啊。”

“好啊好啊。”政治的眼神无比真诚,“我们在一起吧,我最喜欢历史啦。”
26在学院的某处接吻

化学对天发誓那天自己真想好好走路的!真的!

可是她就一个趔趄向前冲了一点,而这个紧要关头偏偏走在前面的物理又好死不死地自己转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嫁不出去了嫁不出去了彻底嫁不出去了……”物理的表情是崩溃的,一脚踹在化学身上,“那是我初吻啊混蛋!完了妈妈我要嫁不出去了。”

化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脑子一抽就回了句:“那就嫁给我呗。”

“你滚!”物理的表情极其扭曲,“谁要嫁给你!我才不喜欢你才不喜欢你才不喜欢你!”

很多年后物理化学的婚礼还是在学校小花园化学脚滑的那个地方举行的,地理很好奇:“物理不是说才不嫁给化学的吗?”

“对啊,”女王大人眼神凌厉,“我娶了她啊。”
27文化表演(准备阶段)

这次政治学聪明了,从一开始就把历史拉过来帮自己准备文化表演的组织工作。

“干脆就让我当这个组织委员喽。”历史笑。

“那怎么可以?”萝莉的呆毛弯成一道感叹号,“虽然历史照顾我是理所当然啦,然而和历史一起工作才是王道啊!”
28文化表演(舞台阶段)

语文很尴尬地站在舞台上,白衣白裙,诗意无比。

然而她确实忘词了。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她死活想不起来这首自己三岁就会背的诗的下一句是什么了。

“像幂函数不断攀升的温柔……”数学走上舞台,觉得为了救场自己也是蛮拼的。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线性的规则眷恋——”

“数学你给我下去——”
29毕业典礼

英语穿着学士服拿着学位证书泪意盈盈地看着台下欢呼的人群。

“可恶,为什么其他学科都能留到最后唯独我在四六级之后就得开毕业典礼啊!”英语不舍(误)的叫声回荡在大礼堂。

“因为你是单身狗啊——”冥冥中有个意味深长的声音如此回答。
30毕业后见面

“嘿,地理。”

“嘿,生物。”

很久不见的双胞胎姐妹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问候一句:“你还好吗?”

“和以前一样,呆在实验室和小白鼠相亲相爱。”生物的黑长直和以前一样娓娓垂下。

“和以前一样,满世界的乱跑。”地理看着自己一直被当成妹妹的孪生姐姐,紫瞳和以前一样清澈。

"我说,地理,要不我们还像在学校时那样,住在一起吧?“

”好啊。“

End,

评论
热度 ( 34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