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在《涿鹿》城

于是这个暑假决定丧心病狂地做个江南的NC粉,(以后就可以放心地黑他了)在摧残过上堡和此间之后我将魔爪(误)伸向涿鹿……


要是江南上辈子和上帝结怨导致上帝告诉我只能留一本他的书在这个世界上,我百分之百在上堡和涿鹿之间纠结至死最后忍痛割爱挥一把泪选择涿鹿……这样说起来突然有点期待江南和上帝结怨了诶(望天


我记得第一次看涿鹿的时候我还是个高一的无知少女,整天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不思进取不求上进,还将自己一年前发掘的江南老贼的《龙族》奉为神作——这么一看高一的自己真是蠢爆了。当时我真的是江南的NC粉,所以当我看到涿鹿的作者是江南时毫不犹豫地点开了。


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被虐到了。




这是一本真正私人的书,私人程度远大于此间九州上堡,更不要说全盘商业化的龙族了,我简直能认定江南把他内心最虚弱的自己放在了涿鹿里,寄托在那几个浑浑噩噩一事无成游手好闲的少年身上,所以他才会给他们那样一个悲伤得没有任何希望的结局。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都很喜欢听故事,故事的开头大多是“很久很久以前”,所以涿鹿讲的就像是我们童年听过的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只是再没有那样亘古不变的圆满结局。他甚至将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黄帝和蚩尤搬进了故事里,只不过他写的不是黄帝而是蚩尤而已。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是个悲剧,因为主角不是高大全的黄帝,而是那个被钉死在史书上遗臭万年的蚩尤,没有人会同情他,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黄帝的对手理应被钉上耻辱柱。


可蚩尤也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少年啊,他姓姜,有着看似高贵的身份和困苦无比的童年,他在屋檐下接雨水时眼神还清澈得像是小鹿。


他和他的小伙伴奔跑在涿鹿城,就像我和一群不着调的姑娘们一起游荡在大街小巷一样,只不过我们还不是那种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蚩尤和他的朋友们甚至没有足够的食物要靠打劫,虽然他们将这种听起来凶残的事情演化成一场闹剧,他们建立帮会就像班上的男孩们一样互称大哥小弟,他们会盯着自己遇见的漂亮姑娘看个不停,云锦公主穿着一件小白裙骑着小马经过的时候大家都沸腾了……雨师风伯甚至开玩笑说蚩尤是靠主角光环才赢得美人芳心的,虽然某种意义上他们确实没说错。


热热闹闹的生活,奔跑在涿鹿城的故事虽然不算快乐甚至还充满了童年的心酸,但到底是热热闹闹的一帮人,有兄弟有漂亮姑娘还有从森林过来的妖怪,魑魅长长的青丝像水一样垂下,裙裾飘飘,魍魉似乎永远都能停留在七岁的智商水平,看见松鼠死了都会悲伤……


多好的生活。




但一切都改变了,因为黄帝感觉受了威胁,所以他们被发配到黄河治理洪水,奔跑在涿鹿城那段天蓝草绿空气透明的自由生活消失了,质子们成了囚徒,熟悉的角色先后死去。红豆、共工、红日,甚至那个傻大个子刑天。


黄帝会说他什么都没做错啊,他只是巩固统治啊,他还要繁衍出整个大地的炎黄子孙呢,他怎么能留着这些后患养在涿鹿城呢?


可是蚩尤他们做错了什么呢?他们只是一帮死小孩啊,没什么野心,爆发起来或许像狮子,可平时就像只胆怯的兔子,云锦被黄帝抢走了他都不敢做什么,他只想和云锦有一间面朝大海的小房子,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一起隔三差五地喝个小酒。


这样的要求有什么错呢?


然而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用来粉饰鲜血的工具,所以蚩尤还是有罪的,所以他没有在阳光下奔跑的权利。




其实这是个很拙劣的故事,简单到白痴,充满了白烂的吐槽,但真的笑着笑着能哭出来。


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蚩尤,这个主角太怂了,他霸占着两个姑娘却始终畏缩懦弱,他的云锦跳下高台他都不敢怎么样,偶尔一两次发疯又显得太过鲁莽,我讨厌那些懦弱的优柔寡断的汉子。


我也不喜欢云锦,没什么理由,可能也因为她没有让我喜欢的理由,我喜欢的姑娘都应该是疯疯癫癫藏着无数心思谜一样的固执强大的,而云锦对我来说显得太纯良。


所以我当然会喜欢魑魅,尽管她比不良少年还不靠谱,魑魅是个妖怪,但她那么漂亮,又那么捉摸不透,并不比魍魉世故多少,带着点妖媚,可本性还是个不知道永远是什么的小妖怪,悬在松树上跳水,唠唠叨叨地吐槽自己这辈子就要和永远长不大的师兄捆绑在一起做个毫无前途的保姆了,发疯地喜欢上蚩尤但也能对他露出失望透顶冷酷无情的神色……总而言之这姑娘太合我意了,我甚至找不到不喜欢她的地方。


事实就是我喜欢涿鹿的几乎每一个配角,然而他们最后都死了,所以后来想起来龙二小龙女死了我就要死要活的还真是年少无知,看看涿鹿这团灭的结局——当然,江南不是个只虐配角的变态,所以他很负责地把主角也写死了。


Game over得很彻底很有良心,你最后看着荒无人烟的涿鹿城时满心荒凉,可已经什么都没了。


总是奔跑在涿鹿城的少年没了,他最后带着他的兄弟们做了一次规模盛大的反叛,可最后还是没打败自己内心那个怯懦的死小孩。


骑着小马的白裙公主没了,她满足了少年们对梦中情人的每一点幻想,她敢用生命证明自己毫无必要的忠贞,所以她对自己爱的人喊出“我恨你”之后讽刺地用自杀结束生命。


短裙长发的妖精没了,尽管她那么漂亮那么强大,她高蹈着最后一只舞,如痴如狂地坠下云端,她的师兄习惯性地提醒她跳水不要玩过头,可这次她跳下去后再也没站起来过。


永远天真的小孩没了,他说等他长大了就要娶魑魅,这个笨蛋像是还不知道魑魅喜欢的是蚩尤一样,他很难过地最后暴走了,但他还是挽回不了什么了,他变成了一具巨大的骷髅,紧紧搂着那颗放不下的头颅。


似乎不务正业的不正经老大没了,说是蚩尤的老大其实雨师风伯就是两个傻子啊,那场战争本与他们无关,可他们还是为了兄弟义气抛头颅洒热血去了,刀柄会正式倒闭。




一切都没了,那些不切实际的热血少年,那些笑声清冽的少女,那座洒满阳光的涿鹿城,归于虚无。


可能江南以后会后悔这样一本书的出版,让人很清楚地看到他内心的涿鹿城是怎样归于虚无的,可是我不后悔在一个浑浑噩噩的高一深夜看到这本书。


因为那时候虽然浑浑噩噩过得一塌糊涂,可也有一个奔跑在涿鹿城的梦啊,和我那些还没来得及分别的朋友们在一起,奔跑在我们读书的大街小巷,到处混吃混喝,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大声喧哗引得人人侧目,也有江湖义气和兄弟情深,满腔热血充满幻想。


可最后这些梦还都是会破灭的,就像江南呈现的一样,只是过程没那么惊心动魄而已,不需要一场尸横遍野的战争,我们自然会渐渐分开,关于奔跑在涿鹿城的梦渐渐淡去。


所以这本书里的人物总是满口白烂的吐槽却还是让你能笑出眼泪,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他们的结局是无药可救的分离,只是没想到那个结尾的神来之笔而已。


黄帝原来也曾经是蚩尤这样的少年啊,在家织草席(玄德:同道中人……)做着改变世界翻云覆雨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的美梦,有几个关系很好的兄弟,也一起白烂地吐槽虚度人生。


可他还是变成蚩尤最讨厌的样子,他成功了他真的改变世界翻云覆雨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了,但他最终也嫌弃嫘祖决定迎娶云锦了,要是蚩尤也成功了的话,大概也会变成黄帝这样的老头吧?


所以无论怎样涿鹿的梦总会破碎,无论蚩尤失败与否,他要么和自己的好兄弟好姑娘一起死去,要么变成一个觊觎别人家妹子的混蛋老头,反正他都不是那个奔跑在涿鹿城的少年了。




可大概直到最后,直到他们每个人都无药可救地死去时,留在记忆中最后的画面都依然是曾经奔跑在涿鹿城的那段阳光明媚的日子吧。


那才是他们最珍贵的少年时代啊。在一切来得及变坏之前。


还有最后一个奔跑在涿鹿城的梦。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