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

*这篇比较私人,请不要推荐

又去看了辩赛,今年院里好不容易打进决赛了嘛,总觉得不看会错过什么一样。

我们院大概勉强算传统强院?之前有几年说战绩显赫也不为过,我进队时却已是凯歌的尾声了,只够格听学长姐科普去年如何前年如何,自然仰望校赛上场队员时无比崇拜,帮队长查例子发邮件过去都觉得自己身负重任,恨不得用上敬语。

结果却不如人意:签运差、几位前一年的主力队员因各种原因只有一位能继续上场、前两年过于高调而被针对……总之,那年创下了历史最差纪录,前无古人地二轮游了。

更糟的是15年的阵容硬实力堪称可怖:经典的两位大三+大二+大四组合,分别是前任队长、时任正副队和一周后即将被选出的下任队长——换言之,此前没有人会做二轮游的心理准备。

于是我眼中脸上就写着“我很酷”的队长下场就哭得泣不成声,那位大二学姐此前走的是天才少女路线,辩论方面一帆风顺得如同玛丽苏小说女主,看到结果后直接懵了,被姬友架出了比赛教室,不那么失态的两位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副队一面把肩膀慷慨地借给队长(哭得西服垫肩都湿了)一面不理会其他人的安慰只盯着自己的鞋尖,一向以淑女面目示人的大四学姐那晚骂了不下十句“评委傻x”,而在局外看比赛对自己的学姐一定会赢这件事抱有不讲道理的坚信的我们也被当时氛围感染,伤心得好像从此失去对辩论的信任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一路意难平到KTV——我院传统,校赛结束后要一起刷夜,当时还是借歌消愁,后来不知怎么被带偏了,队里聚会传统活动变成了狼人,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老队长非常朋克,参加某档颇有名气的选秀节目海选获得过华中区冠军,后来节目组让她去全国,被嫌弃不报销车票,于是我们失去了一位歌坛新星,我记得她当晚唱了Rolling in the deep,声音真好听啊,我敢说Adele唱得都没她好听,大一的我们疯狂鼓掌,有学长调侃说捡了大便宜了,平时听队长唱歌是要收费的。

真的,后来我再也没听过那么好听的歌声了,我愿意为她付费,但她再没有在我们面前唱过歌。

不知为何我对那场比赛印象极为深刻,它产生的影响一直到现在还在,后来我们有过不少差不多甚至更厉害的阵容,但我总觉得那年的四位学姐是最强的,那晚唱的歌是最好的,合照里的大家是最可爱的,而我,刚入队没多久还觉得自己属于一支最可靠队伍的我,近乎盲信地崇拜着那些人,真挚地热爱着辩论。

不久后便是院新,一个崭新的世界铺陈在眼前,那委实是我平淡无奇的大学生活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结识新朋友、借着查资料的名义看很多此前想看而没有看的书、和学长姐们日渐相熟……让我甘愿一头栽进辩论的大坑满腔热情地期望自己也能变成厉害的人。

然而此后未能如愿,大二时因胆怯错失了去校队的机会,那年校赛的上场队员全部都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学长姐,一路打进四强,半决赛输得很体面,最后拿了季军。

三四名比赛和决赛同天,我和两个朋友下了雅思课赶回去,路上贪恋日料店的豚骨拉面,没能看成比赛,气喘吁吁地赶到时他们已大获全胜,一帮人刷夜去了。

16年的我们认为还是睡觉比较重要,装模作样地说自己已经是刷不动夜的老人了,回去懒洋洋地追番看剧睡觉,没什么参与的实感。

印象深刻的反而不是最后的比赛,而是第一场被学姐打发去看两个不幸在初赛就遇到对方的强院比赛好探探情报,结束后被一个很崇拜的大四学长问有什么感想,对方凭着深不可测的知识储备一直是我男神,因此组织语言时非常艰难,伪装文化人的计划失败,却从他那儿获得了很多启发,清风徐徐明月朗朗我听他在学校古建筑楼顶从维特根斯坦侃到新古典主义经济学,五体投地心悦诚服,一度以为自己要变直。

……知识确实能当饭吃啊。(×

大三的校赛上场队员就以我的同级生为主了,依旧是历史最差的二轮游,第一轮结束时我背着本厚得让人心悸的《民法原论》跑去和他们一起撸串,意外见到了当时暗恋的学姐,被爱情(×)冲昏头脑差点昏死过去,为了不过于失态干脆玩起2048,现在想来实在是注孤生,和2048过一辈子吧。

二轮游后依旧要刷夜,我借口次日要上双学位早课而没有参与,虽然听说学姐也要一起去后十分动摇,但为了塑造好好学习有文化的人设还是硬着头皮跑了,事后回顾确实是逻辑鬼才,连2048都不配拥有的注孤生死宅。

也没规矩地回去休息(且第二天翘掉了双学位……),和一个没能上场而委屈得不行的小伙伴乱转侃大山,胡乱抛出不着边际的心里话,最后两人买了份热腾腾的关东煮,在蒸腾的白雾中巩固了友谊。

今年是第四年,他们拿了亚军,上场的已经都是学弟妹了,三辩大一时被我带过两场分量挺重的新生赛,倒比自己亲学妹带的还多,也可视作半个我带出来的小孩,因此坐在下面时真是老母亲心态,根本没法好好听比赛,只觉得他们怎么这么棒,一个个穿着西装化着得体的淡妆,思路清晰发言流畅礼仪无可挑剔,滤镜叠了八百层,虽然对结果并不意外但完全是“我好欣慰啊”的感觉,两个才大二的学妹下场时也哭得抽抽搭搭的,没忍住走过去每个人都抱了下,虽然感觉学妹应该都很奇怪哪儿来的奇怪学姐×

赛后合影,一起吃饭,接着他们还要刷夜打狼人,15级的三位却纷纷告辞先走一步了,吃饭时身边坐着几个18级小朋友,起哄要一个女孩子把写的脆皮鸭文学发大群里,学妹红着脸拼命解释她是个清水写手发出来也没关系嘛,几个学弟玩着幼稚得要命的拍手游戏,我看着他们,却发现一个也叫不出名字了。

……所以啊,辩手的辩论生命实在短暂,掐头去尾大学可作为主力的大约也就两年,大三下学期开始我就没打过几场像样的比赛,队里也去的少了,低一级的学弟妹还算熟悉,17级就不大能认全了,就算把所有练习赛加上,也不过几十场比赛罢了。

但是有更重要的东西在,一些比任何宝物都珍贵的人,一段流光溢彩的记忆,一些输赢和几个人聚在一起说瞎话的赛前讨论,“评委傻x”和某些令人惊艳的对方辩友,还有玄之又玄的队伍传承。

12级的学姐超级温柔,场上却是温柔一刀。

13级出了很多不大主流的天才,队长唱歌超级好听,副队有点傻乎乎的却很可爱,男神依旧是我见过知识量最深不可测的存在。

14级可讲的人就太多啦,一开始被我错认为清秀男孩子的帅气学姐(带了我的第一场比赛)、问她什么都能一秒钟给出答案的亲学姐、依旧很玛丽苏才貌双全各方面都强得很均衡的老队长、一起打游戏的游戏宅学长和一个人拉扯了我们校新的基佬学长……好多好多厉害得要命对我也很重要的人。

我们这级整体比较咸鱼,大概上一级天才太多学弟妹们又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我的朋友们几乎全是因辩论而结识的。

我亲眼看着16级学弟妹们成长起来,感觉他们还是大一时的样子嘛,一个个飞快地变得可靠起来,现在和他们对辩的话大概会被吊打了吧。

和17级学妹一起打过2048,她很强,但我更强。

18级学妹会写脆皮鸭文,而且是清水向,而且自称不是变态,十分难得了。

……就,传承真的是个玄之又玄的东西啊,每一届好像都和上一届完全不同,但又切切实实地受到过影响。

我大概不是个合格的辩手,算不上热爱辩论本身,但请容我对它真情实感一下,我喜欢赛前大家一起开脑洞时乱扯的氛围,喜欢队里一起打狼人和约饭,喜欢听学长姐分析比赛,喜欢这支队伍的过去当下和未来。

今年比赛结束后场馆里放起《难忘今宵》,主持人说“2019再见”,我没有2019了,但今天输了比赛的学弟妹还有,这支队伍还有。

祝福他们。祝福这支队伍,大一时鼓起勇气去面试真是太好了,有幸参与过这几年的比赛真是太好了,遇见那些人真是太好了。

真真是三生有幸。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