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一整月都要上早班——一个同事请假了,她每天早晚的任务移交给我,虽然满脑子都是“这是什么我不会啊救命我起不来的谁来可怜可怜我这个小女孩(喂!)”然而身为没有人权的实习生当然还是要保持微笑答应的(勉强而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于是过上了“你见过北京六点的太阳吗?”的生活,每天早晨把自己从被子中拔出来时都要怨恨到底是哪个反人类的发明了早班,六点六点一刻六点半的闹钟各定一个,实际情况是往往磨蹭到六点四十起床鬼哭狼嚎地洗漱提着前一天晚上吃剩的外卖出门经过垃圾桶时扔掉垃圾然后开始寻找小黄车路上可能要闯两个红灯夺命狂蹬到公司门口时两腿发软虚得走不动路刷员工证进门等电梯在门口打卡坐在位置上瘫下猛然一看哟还是迟到了——多么悲惨的社畜生活。

部门人手紧张,昨天开季度会议时有同事很不满地提出忙不过来了要再招几个人,行政部的人坐在一旁解释有任何问题都欢迎来找我们这个公司也不是为了省钱每个人都很重要大家认真做好自己手头的工作不必要的事情可以削减掉我们也想招人但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不要生气哈如此等等,作为“反正没我什么事你们快点散会啊我今天的揭秘还没做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下班时间了求求各位少说两句”的冷漠实习生,我坐在后排椅子上刷着2048,次次死在15000分左右,对领导放映的PPT没有丝毫兴趣,只想赶快下班回家——我早上和中午各灌了自己一杯咖啡,还是困得头疼,贴直播时差点睡着。

这两天博鳌开会,部门几乎场场都要跟着直播,视频直播有同事贴,麻烦的是还要跟着贴文字实录——从其他网站搬运,实时贴上去——毫无技术含量的活,复制粘贴就是全部,但是麻烦得很,文字和视频不同步,官方更新又时常慢如龟爬(除了昨天上午熊熊讲话那场,那场新华网的小编可是手速400不是梦一顿更新猛如虎,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大约就是古代圣旨要八百里加急的),就在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等更新中耗去一个半小时至两个小时,还常常倒霉到要在餐点坚如磐石死守岗位,于是本被分到了相当一部分直播任务的我邻座的妹子有了一个天才构想,继把我推向请假的同事让我不得不六点半起床后又做了一件丧心病狂的事,把她直播的活全都派给了我。

好的,我理解,我的实习老师是个好人不忍心给我多少活,我每天游手好闲是全部门数一数二的闲人,本来人手就不足大家都很忙她自己的事情挺多再加个直播有些力不从心实习生该帮忙——道理我都懂,为什么“帮忙”会演变成“这些直播都是你做”啊!为什么她自己可以正常餐点去吃饭我还要一脸冷漠地瞪着电脑屏幕啊!为什么我一边更自己负责的版面一边处理滚动新闻一边贴着直播她却在低头刷手机啊!实习生没有人权也不至于这样吧好气啊!

今天下午妹子出差了,把我移交另一个给她派直播任务的同事,同事二话不说扔来了三场直播?其中两场还都是离我下班一刻钟才开始的目测结束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一个半小时的?合着我上班时间是早班下班就得按正常班来?求求你们做个人吧一天五场是不是太过分了就是高考那会儿我也没有连考五场的经历啊(类比不当.jpg)!

总之就很想骂人,我发自内心地感谢我的实习老师,她非常友好充满理解地对待一个社恐,对我基本是放养只要做完每天的任务怎么摸鱼都没事,甚至发现我被派了直播之后还友好地接过本来交给我更新的滚动新闻好让我没那么手忙脚乱,托她的福我本来对走上社会这回事本来已经没那么恐惧了——直到对桌的小伙子、对桌小伙子对面的小伙子、邻桌妹子、邻桌妹子对桌请假的同事不约而同地发现我是个闲着没事可以多加使用的实习生为止。

于是才实习一个月,负面影响就暴露出来了,我变得莫名暴躁,看什么都不爽,每天早晨起床时觉得公司是傻逼,骑着费力的小黄车是傻逼,手头堆了四五个工作时觉得那些谈着银行保险基金金融开放的大佬们是傻逼,隔三差五搞大新闻的银保监美联储川普是傻逼,邻桌妹子尤为傻逼——当然,我自己是天上地下独一份的大傻逼。

不行了,好委屈啊,这个周末要去看三场电影、约朋友吃涮肉火锅鳗鱼饭、在家睡到中午十二点才行。

评论 ( 8 )
热度 ( 4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