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坐在我旁边的妹子长着一张和我高二语文老师一模一样的脸,比较悲伤的是我高二时语文全班倒数第三,语文老师因此对我特别关照,作文次次面批也就罢了,课文默写不过关还经常把我拎办公室重来一遍,重复五遍的《逍遥游》一度成为我高中噩梦。

这就很令人伤心了,邻桌妹子与我此前素不相识,只因为这张颇似语文老师的脸就让我见到时恨不得绕着走。偏偏我亲爱的实习老师是个放养派,每天都咸咸的上班摸鱼的我便常被邻桌妹子布置点不大不小的工作,大部分是我不太愿意做的(……比如让我一个两眼一抹黑的小白去写股票预测……),然而我根本没法拒绝她,非但没法拒绝,接到任务时还总是有股“是,老师!”“好的老师!”“知道了老师!”的冲动……

在今天上午,这个发现又有了重大进展,她和对面桌子的同事说话时,我突然察觉这个人的声音神似我高三同桌——那个爱好逼我做数学最后一大题的最后一小题的疯狂学霸,那个揪着我问凭直觉选对的英语阅读为什么非得是C而不选A的神奇女孩,那个连晚自习传小纸条都常冒出英文的优秀人才……她们有相似的音色,说话时都带点商榷的口吻(然而内容基本没留下商量的余地),都是颇娇柔的音调。

于是我望向邻桌的眼神又添了几分恐惧,上帝啊,如果有什么命中注定无法打败的人的话,我大概已经遇见一生的壁垒了吧(轻小说腔.jpg)

评论 ( 2 )
热度 ( 5 )

© 江湖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